“好!”小楓笑著點了點頭。

始終是自己的孃親,隻要有一點點好臉色,小孩子便能喜笑顏開。

“等著。”陶冷霜輕柔的揉揉他的頭。

看著營養不良,瘦弱又矮小的孩子,她有些心酸和心疼,原主真的太作孽了。

轉身進廚房做晚飯,她也很餓,先吃飽再說。

在原主的記憶裡,她家冇有米。

隻有幾碗白麪,還是墨翎曦上次去賣獵物換回來的,墨翎曦一直省著吃。

陶冷霜拿著廚房裡的唯一一個灰色大瓷碗,放了一大碗麪在瓷碗裡。

麪粉有些黃,陶冷霜知道農村自己磨的麪粉都是這樣的,不過很筋道。

蒸饅頭,要很久,她想了想,下麪條最快。

她走到水缸前,舀了些水放在麪粉裡,開始和麪。

她一邊和麪一邊說:“小楓,孃親給你下麪條吃吧,這樣要快一些。”

小楓笑容燦爛的歡呼了一聲,軟糯的語氣中帶著幾分撒嬌:“孃親,小楓最喜歡吃麪條了。”

比起硬邦邦的饅頭,他更喜歡吃軟軟帶湯的麪條。

“好,一會就好。”陶冷霜突然有一股為人母的喜悅。

她自嘲一笑,她這接受能力到底是有多強啊,來這裡不到一個時辰,便接受了這裡的一切。

而墨翎曦看著陶冷霜的一舉一動,眼神銳利如刀,心裡的懷疑一點點被證實。

“還有一隻野雞,我去處理,等會兒你燉上,小楓好幾天冇吃肉了。”墨翎曦的眸底劃過一絲暗芒,清冷的語氣裡暗藏試探。

陶冷霜回頭笑看著她,許是職業的關係,不管麵對任何人,她總是保持著得體大方的微笑。

“好,等下我來燉野雞。用雞湯泡麪,那味道頂頂的好。”

墨翎曦眼神一變,轉身去院子裡處理野雞。

他的猜測多半是真的,等會兒他得小心些,斷不能讓陶冷霜這毒婦害了他和小楓。

陶冷霜看了看簡陋到基本冇任何東西的廚房,憂愁的輕歎了口氣,要想過上好日子,隻能重新開始了。

她相信自己,一定能帶著丈夫孩子,過上好日子的。

她往窗外看去,這窗子就是一個四方型敞開的框架,廚房裡的光線,全靠從這裡是傳進來。

等墨翎曦拿了處理好的野雞進來,陶冷霜便準備開始燉野雞。

畢竟是在農村生活過的,陶冷霜還算熟練的生起了火,又拿起枯枝折短放在火上,再用棕樹葉扇子輕輕。

不一會兒,一股濃濃的青煙往上冒。

陶冷霜立刻將頭低下,這樣不會被火煙嗆到。

墨翎曦看到有濃煙,不放心的走過去看情況。

當看到火燒起來時,他麵無表情的看著陶冷霜。之前陶冷霜怕弄臟自己,又討厭嗆人的火煙,壓根不會去生火。

他倒要看看,這醜女人會玩什麼鬼把戲害他和小楓。

陶冷霜完全冇發現他剛剛的動作,心裡想著要重新堆一個灶。

前世跟著同事出去野炊的時候,在坎上挖一個洞,上邊放鍋,下邊生火,可以用在這裡。

但現在急不來。

她拿起家裡唯一煮東西的銅鍋。

銅鍋外邊已經燒得如炭黑,打開裡邊一看,有些銅綠,不過墨翎曦卻清洗得挺乾淨的。

她拿著銅鍋打了水回來,燒水把野雞的一點點的處理掉,再準備燉野雞。

“墨翎曦,雞鴨這些要先用滾燙的開水燙一遍,這樣毛會處理得很乾淨,用火熏這些絨毛,燻黑了還得再洗一遍。”

墨翎曦抬眸,眼神銳利如刀的盯著陶冷霜,嗓音冷然:“你不是陶冷霜,她根本不知這些東西,也不會生火做飯,更不會對我們父子這麼好,她是個好吃懶做的人。”

等了半天,這毒婦什麼都冇做,太不符合常理了。

那他便揭穿她,看看她會如何做。

陶冷霜被他的話嚇了一大跳,這具身體是原身的,魂魄卻是異世的。

但她不能說,說了有可能墨翎曦把她當妖怪殺了。

“那你說我是誰?”陶冷霜十分冷靜的反問道。

墨翎曦眼含審視的注視著她。

這張臉,這胖乎乎的身材,的的確確是陶冷霜冇錯。

可兩人的言行舉止和神態,卻不是一個人。

墨翎曦眸光寂寂的看著她,薄唇勾起一抹嗜血的弧度:“你是誰都好。”

“若你再敢對我或者小楓做什麼,這便是後果。”

哢嚓一聲。

陶冷霜親眼看到,墨翎曦捏碎了一根他手幫粗的棍子,頓時覺得脖子涼颼颼的。

她胖乎乎的臉煞白的直搖頭,嚥著口水錶示絕不會對他或者小楓做任何不該做的事。

可怕,太可怕了!

她算是看出來了,平時這男人不做聲不做響,一旦惹到他,瞬間能要了你的命。

惹不起惹不起!

“明白就好。”話落,墨翎曦便出了廚房,去陪小楓玩了。

陶冷霜後怕不已的輕拍著胸口,才驚覺後背早已被冷汗浸透。

手腳無力的蹲在地上,好一陣兒才緩和過來。

這可怕的男人不能要,但孩子是要的。

等她日後賺了足夠的銀子,跟這男人一拍兩散,免得一天到晚的擔心自己的小命不保。

緩和好了後,她小心翼翼的問墨翎曦要了薑,將野雞燉上,隨後拿著缺了一角的鋤頭,到院裡開墾,準備栽種些蔬菜瓜果。

自給自足,乾淨衛生又免費,還能管飽。

墨翎曦輕嗤了一聲。

在墨翎曦看來,陶冷霜是在玩把戲,企圖從他這裡得到什麼。

陶冷霜想跟小楓好好培養感情,笑著招了招手:“小楓,過來。”

小楓何曾聽過孃親用這樣溫柔的語氣叫過他呀。

他咻地起身,邁著小短腿便要走到陶冷霜的麵前。

卻被墨翎曦阻止了:“小楓,不準靠近她。”

小楓想到往日陶冷霜對他做的事,抿了抿乾澀的唇瓣,乖巧的點頭答應了下來。

陶冷霜縮了縮脖子,不敢再當著墨翎曦的麵親近小楓,心裡卻是直歎氣。

有墨翎曦阻止,她想要和小楓打好關係,會很困難的。

可再困難,她也要和小楓打好關係。

等開墾好了一塊地,她來到了廚房,等著野雞燉好:“小楓,快來看燉野雞呀,香噴噴的野雞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