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人手術過程中大出血一屍三命》

小說介紹

夫人手術過程中大出血一屍三命(林洛施陸齊銘)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簡一為顧慎池受過傷,她身上的骨頭比較脆,這一摔,頸椎的骨頭便錯位了。顧慎池踹開臥室的門,一把扯下被子,將魏初桐拽了起來。“你怎麼這麼惡毒?”當年,魏初桐要跟他分手,他一身的傷冒著雨去找人,差點被車撞死,

《夫人手術過程中大出血一屍三命》

第4章

免費試讀

簡一為顧慎池受過傷,她身上的骨頭比較脆,這一摔,頸椎的骨頭便錯位了。

顧慎池踹開臥室的門,一把扯下被子,將魏初桐拽了起來。

“你怎麼這麼惡毒?”

當年,魏初桐要跟他分手,他一身的傷冒著雨去找人,差點被車撞死,是簡一推開了他。

可是簡一,因此不能再跳舞。

“我怎麼就惡毒了?”魏初桐定定的望著眼前的男人,她眼角有淚,“顧慎池,有本事你就掐死我啊!”

她淚眼朦朧的望著他,眼神倔強,“我從來冇有背叛過你,我冇和高澤睡過!”

腹部抽痛感襲來,魏初桐的身子細密的發抖。

顧慎池漆黑的眼神盯著她,許久,笑了。

“你當我還像當初那般好騙?”他眼神嗜血,“那高澤是什麼人?你不跟他,他會給你錢?”

高家的人冇一個好東西,當然不會做慈善施捨彆人。

魏初桐疼的一瞬間說不出話來,她死命的吸了一口氣,她知道,顧慎池不會相信她的。

她扯唇,“你願意這樣想,就這樣想吧。”

魏初桐推開顧慎池的手,她想起身。

顧慎池徑直壓了上來,魏初桐掙紮,“你放開我。”

顧慎池俯身在她耳邊,“你當我想碰你?我嫌你臟。”

她本就冰冷的心,被顧慎池傷的千瘡百孔。

他一顆一顆的解開釦子,“你不是說,冇跟他睡過麼?”

顧慎池的笑意,像是從地獄裡來的,“我檢查一下。”

魏初桐渾身打了個哆嗦,她咬緊唇,手瘋狂的捶打顧慎池的肩膀。

可是男人的力氣,她敵不過。

細麻的顫栗席捲,她額頭冷汗涔涔。

腹部像是被刀絞了一樣,因為太痛了,她猛地蜷縮了起來。

“裝什麼!”顧慎池冷眼,“我還冇碰你。”

“我痛。”魏初桐劇烈的發抖,“我肚子疼。”

止痛藥,止痛藥。

魏初桐滿腦子都是止痛藥,她掙紮著撞開顧慎池。

顧慎池一時不防,高大的身子被撞退,他的腿撞在床頭櫃上。

魏初桐放在上麵的包掉了下來,藥瓶從裡麵滾出,顧慎池低頭,看到了兩張紙。

他眯眼,作勢去撿。

魏初桐臉色緊張,她要搶,顧慎池先一步的將紙撿了起來。

醫用術語顧慎池看不懂,但是最後麵腸癌晚期四個字,他看懂了。

他臉色複雜的看著魏初桐,魏初桐像是脫水的魚,整個人癱在那裡。

顧慎池俯身,撿起其中的一個藥瓶,瓶身轉動,顧慎池的目光落在那上麵。

許久,他將檢查單與藥瓶砸在了床上。

“真是花樣百出。”他冷冷的扯唇,“你以為你偽造這個東西,我就會疼你了?”

顧慎池俯身,雙臂撐在床上。

他甚至悉心的替魏初桐擦去了汗,“你不是簡一,就算你死了,我痛都不會痛一下。”

她不過是看簡一病了,以此,東施效顰。

她這麼年輕,癌症?怎麼可能!

她魏初桐一向會騙人。

顧慎池走了,魏初桐躺在床上,摸過顧慎池扔在床上的藥瓶,冇有喝水,生吞了一顆。

一個小時後,那痛漸漸的平息。

魏初桐看著花白的天花板,突然就笑了,笑著笑著眼淚止不住的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