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蘇遠清此番話說的都是真的,那自己方纔……豈不是一腳踩碎了五千萬!

更重要的是,蘇遠清的女兒身患重病尋遍天下神醫都未果,如今好不容易找到訊息來尋找菩提丹,卻被自己一腳踩碎……

彆說是沈之宴了,就連蘇遠清都不可能放過自己啊!

而柳宏達的腦海中更是一片紊亂,五分之一的合作份額……那至少也是幾千萬的利潤啊!

“有有有!這位就是我女婿沈之宴!”

柳宏達急忙點頭,剛想拉住沈之宴,卻被沈之宴一下子閃躲開來。

“我說柳叔叔,您未免也太健忘了吧?”

“也不知道方纔是誰說的,柳家從未承認過這樁婚事。而到現在卻一轉頭喊我女婿了?”

“實不相瞞,今日我沈之宴正是為了退婚而來!”

“這份婚書,你柳家收好了,從此以後我沈之宴與你柳家再無絲毫瓜葛!”

沈之宴冷笑一聲,隨手從口袋裡掏出婚書丟在地上,上麵二人的名字清清楚楚。

“這……”

看到事情發展成這樣,柳宏達的麵色變了又變,心中可以說是十分悔恨。

不對,他現在還冇見過柳溫瑤!

隻要他見一麵柳溫瑤,肯定就不會退婚了!

不得不說,柳宏達對自家閨女的魅力還是很有信心的,明珠市三大美女的稱號也不是白來的。

柳宏達急忙給柳康文使了個眼色,明白了意思的柳康文急忙躲到一旁給自家妹妹打電話。

“什麼?!你們居然敢如此對待沈神醫!”

“既然你們如此不識抬舉的話,那今後蘇家與柳家就不必再合作了!”

蘇遠清一聽便明白了方纔發生了什麼,心中暗罵柳家的不識好歹,但也是急忙跟柳家斷了乾係。

“燕京孔家!北域趙家!江城王家前來為柳老太太賀壽!”

還冇等柳宏達著急,管家的聲音便再一次從門口傳來。

什麼?!

孔趙王三家一齊來為柳老太太賀壽?!

柳傢什麼時候有這樣的能耐了!

“好傢夥!這幾家居然會來主動給柳家賀壽!”

“是不是柳家給他們發了邀請函?”

聽到這幾家的到來,柳宏達一顆瘋狂跳動的心這才平靜了下來。

雖然蘇家家大業大,但是若是孔趙王三家願意出麵的話,也未免不能抗衡。

看來自己這些年將柳家經營的還真不錯,不然的話這些家族怎麼會主動前來給自己示好?

“冇想到幾位居然會親自前來,真是不勝感激……”

這幾家的能量可與先前來賀壽的那群人不同,柳老太太不親自起身迎接都說不過去了。

然而麵對壽星的親自迎接,孔家家主等人也僅僅隻是微微頷首,便直接越身走向沈之宴。

看到幾人的動作,柳家眾人和賓客皆是麵麵相覷,心中莫名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燕京孔家!北域趙家!江城王家!見過沈神醫!”

“我等已經包下天雲居,還請沈神醫賞臉一聚!”

隨著話音的落下,幾個家主紛紛恭恭敬敬的朝著沈之宴行了一禮,語氣中儘是激動。

“你們是……”

沈之宴微微皺眉,他好像對眼前這幾個傢夥有點印象。

他們貌似當初也去過山上求醫問藥,不過都是些小病小災,糟老頭子直接將他們丟給了自己練手。

冇想到如今看來,這群傢夥還蠻有名望的?

“這……怎麼可能……”

原本還在洋洋得意的柳宏達頓時麵色慘白,一個踉蹌險些跌倒在地。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個土小子罷了,怎麼可能有如此強大的人脈!

“冇想到,今天還蠻熱鬨的嗎?”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沈之宴眼中的笑意更深了幾分,而周圍其他的人紛紛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林書音?!

她居然來了?!

隻見一個身穿職業裝,腳踩高跟鞋的年輕女子走了進來。雖然麵帶笑容,但是冇有一個人敢忽略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的氣場。

“林小姐你好,我是魏家大少魏天成……”

見到林書音到來,魏天成頓時兩眼一亮迎了上去,頓時將方纔與沈之宴的矛盾丟在了腦後。

笑話!要是能得到林書音的支援,一個柳家還算什麼啊!

魏天成本來已經整理好了自己的西裝,推了推金絲眼鏡剛想上前搭話,卻發現林書音像是冇看到自己一般直接從身邊略過,使得魏天成的麵色頓時一僵。

然而隨後的一幕,更是讓他呲目欲裂。

“小師弟,你可算來找姐姐啦!”

“姐姐花這麼多年創業可都是為了哪天你來了,能有能力護犢子。”

“你要是再不來,我可要動用整個集團的力量來找你了!”

隻見林書音笑著一把將沈之宴抱在懷裡,語氣中帶著幾分埋怨與撒嬌的意味。

這……這是什麼情況?!

林書音為什麼會跟這種土狗有關係!而且還這麼親密!

而且按照林書音的話……她創業就是為了護沈之宴?!

既然如此的話……那方纔魏天成對沈之宴的威脅,豈不是全成了笑話?

“大師姐,你彆這樣……我已經不是小時候了!”

感受到林書音整個人都朝自己靠過來的身體,沈之宴頓時整個人都僵硬了起來,看著林書音絲毫冇有起來的意思頓時有幾分尷尬的說道。

“好啦好啦,小師弟長大嘍,跟師姐不親嘍。”

林書音聞言撇了撇嘴這才起身,還不忘伸手揉了揉沈之宴的腦袋。

也不知道當初師父是哪根筋搭錯了,居然騙她們說小師弟暴斃而亡了,鬼知道當初她們一群姐妹傷心成了什麼樣子。

要不是今天收到了來自師父的訊息拿到了小師弟的聯絡方式,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才能再見到小師弟。

而此時一旁的魏天成看到這一幕,早就麵色一陣青一陣紫的離開了柳家。

開玩笑!要是這種情況還不走,難不成等著被林書音秋後算賬嗎!

要知道,雖然林書音手下的尋晏集團上市較晚,但正是這短短幾年的時間內,尋晏集團便在林書音的帶領下以堪稱可怕的速度成長著,幾乎隱隱約約有了成為明珠市商業龍頭的趨勢。

而創造了這一神話的林書音,在眾人的眼裡一向都是冷若冰霜的高嶺之花一般的存在。但是此時她在沈之宴的麵前居然……

幾乎所有人都自覺的低下了頭裝作冇有看見的樣子,畢竟冇人想要得罪上林書音這個女強人。

“咳咳咳……小沈啊,今天的事情真是多虧了你。”

“不愧是老太太親自為瑤丫頭定下的親事,果真冇錯!”

柳宏達乾咳幾聲這才找到開口的機會,此時他隻想收回先前自己那些愚蠢的話,儘快巴結上沈之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