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中午,陸宇與其他覺醒武魂的弟子一起隨長老到外院登記,下午就將依照各自的武魂類型劃分到不同的宗門。

在戰魂大陸上,獸武魂占據了百分之九十的比例,靜武魂不足百分之十,器武魂鳳毛麟角,元武魂是千百年難得一遇。

青山宗的內門與外門有武宗、丹宗、魂宗、靜宗之分。

武宗隻收錄獸武魂弟子,是一派之主力,人數最多,高手如雲。

丹宗可收錄獸武魂與靜武魂弟子,目的是培育煉丹師。

魂宗條件苛刻,隻收靜武魂,重點培育魂天師。

靜宗則是那些既不能加入丹宗,又進不了魂宗的靜武魂弟子,在四宗之內身份最低,屬於留之無用,棄之可惜。

飯後,陸宇一個人站在外院的廣場上,同來報道的弟子冇有一個人願意與他站在一起,全都在遠處指指點點,談論著陸宇。

陸宇無所謂,三年來他受儘欺辱,冇有朋友,早已習慣了一個人。

武魂覺醒,人生轉折,陸宇在考慮未來的道路,耳邊卻響起了陣陣驚呼聲。

廣場另一邊,此刻走來三人。

為首之人十四五歲,一身白衣,狹長的臉上嘴角微揚,那笑容給人一種陰冷的感覺。

白衣少年身後跟著兩個青衣少年,十六七歲的年紀,身材高大,臉上掛滿了笑容,一副阿諛奉承之色。

“是吳英傑,聽說他剛剛晉升為內門弟子,明天就要前往內院報道。”

“前兩天他纔剛滿十五歲,想不到這麼快就晉升為了內部弟子,我記得他來青山宗才一年多吧,簡直就是天才啊。”

“吳英傑來自吳城,其父一年前奪得城主之位,他可是貨真價實的城主之子。他來這裡,隻怕是衝著陸宇…嘿嘿…有好戲看了。”

四周,許多弟子在議論,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時不時扭頭看著陸宇,毫不掩飾心中的鄙視與厭惡之色。

陸宇看著昂首闊步,驕傲自負的吳英傑,眼中露出了一絲厭惡之情。

“陸宇,聽說你覺醒了武魂,我特意前來恭喜你。”

吳英傑一臉微笑,眼底卻閃過一絲陰冷。

四周,圍觀的弟子都是一愣,本以為吳英傑是前來羞辱陸宇的,哪想卻笑臉相迎,好似老朋友。

陸宇表情漠然,冷冷道:“靜武魂有什麼值得恭喜的?”

吳英傑眼神微變,心中不悅,但笑容不減,嗬嗬笑道:“至少不用被掃地出門,可以在青山宗繼續修煉,他日必能出人頭地。”

陸宇皺眉,這吳英傑笑裡藏刀,究竟他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你是擔心我被掃地出門,回到吳城,對你父親的城主之位有威脅吧。”

吳英傑笑容一僵,但眨眼就恢複了平靜。

“你想哪去了,我是誠心前來道喜,並且想幫助你。”

陸宇冷笑,這鬼話能信?

吳城易主,陸宇的父親陸戰生死不明,吳英傑的父親在一年前奪取了城主之位,估計還有不少反對的聲音。

陸宇雖然隻是一個廢人,可他一旦回到吳城,必將引起陸戰舊部的擁護,從而再生事端,引發矛盾。

新城主奪位一年,局勢必然不穩,所以吳英傑不希望陸宇被掃地出門,帶著喜悅的心情前來恭喜陸宇。

“幫我?”

陸宇心中明瞭,但卻收起了敵視,如今的吳英傑可是內門弟子,當眾撕破臉皮的話,吃虧的隻會是自己。

吳英傑見陸宇臉色好轉,輕笑道:“下午你不就要劃分宗門了嗎?我明天就要去內院報道了,不過走之前還是可以幫你打通關係。外門四宗,依照你的情況被劃分到靜宗的可能性最大,進入武宗的可能性幾乎為零。但是我已經幫你打通關係,保證你可以進入武宗,隻要你日後努力,一樣可以平步青雲。”

陸宇一愣,進入武宗,他還真的冇有想過這個問題,因為那根本就不可能。

“為什麼幫我?”

吳英傑笑道:“因為我們都來自吳城。”

拍拍陸宇的肩膀,吳英傑瀟灑轉身,帶著兩個隨行的外門弟子離去。

陸宇看著吳英傑遠去的背影,臉上露出了一絲寒意。

“不管你有什麼陰謀,我都不會讓你如意。”

陸宇兩世為人,豈會被一個十五歲的吳英傑所矇蔽?

雖然暫時猜不透吳英傑的用心,但陸宇卻提高了警惕。

“老大,你剛纔是唱的哪一齣啊?不是說要對付陸宇嗎,乾嘛還恭喜他,並勞神費力的幫他進入武宗?”

張大力一臉疑惑,在離開廣場後忍不住詢問。

吳英傑冷笑道:“你懂什麼,要對付陸宇還不簡單,我一根手指就能把他掐死,可那樣會惹人非議。我馬上就要去內院報道,豈能在這時候留下把柄?”

一旁,李小波道:“就算你不方便出手,也可以讓我們暗中出手啊,何必刻意討好,還把他弄到武宗去?”

吳英傑笑道:“這就是我的高明之處,我在外門武宗具有很大影響力,隻要陸宇進入武宗,他就是甕中之鱉,必死無疑。我爹奪取城主之位費了不少勁,如今還有許多反對的聲音,如果我出麵弄死陸宇,那會對我爹很不利。因此,陸宇需要死的合情合理,不引人懷疑。”

張大力讚道:“老大真是聰明絕頂。”

李小波笑道:“可憐那陸宇還矇在鼓裏,心中對老大感激涕零,卻不知道早已落入了老大的算計,終將死無葬身之地。”

吳英傑大笑,性格陰冷的他最喜歡陰謀詭計。

下午未時三刻,前來外院報道的弟子在廣場上集合,等待稍後劃分宗門。

突然,一陣騷動傳來,引起了陸宇的注意。

“快看,那是…好美啊…”

遠處,一男一女款款而來,如畫中的玉女金童,男的俊俏高貴,女的美麗脫俗,羨煞了無數人。

陸宇回頭看去,平靜的臉上露出了複雜之色,那熟悉的嬌容,那魂牽夢繞的身影,即便早已離他而去,但在這一刻,他還是有些難以割捨。

“是內門弟子雲月兒,青山宗三大美女之一!”

“聽說她和陸宇來自同一個地方,以前感情很不錯,可惜陸宇是個廢物,雲月兒天資出眾,很快就進入了內門,直接把他甩了。”

“這下有好戲看了,昔日的女友,如今的女神,還帶來了一個俊俏非凡的傑出師兄,我看那陸宇怕是冇臉見人了。”

各種嘲諷與恥笑不絕於耳,全都在幸災樂禍,恨不得陸宇羞愧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