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阿翊,你就這麼......相信她的話?”

蘇安璃指著林宛瑜,眼中滿是失望。

她實在冇想到,沈翊甚至都不願意聽自己的解釋,林宛瑜隨便說的幾句話,他都相信。

“不然呢?信你的嗎?這個孩子是不是我的都不好說,你還真因為這個驕傲上了?!”

沈翊一腔怒火,連帶著孩子的事一起說。

蘇安璃一下子安靜了下來,突然間感到十分心累,什麼也不想解釋了。

“走吧。”沈翊瞥了一眼蘇安璃,拉著林宛瑜的手離開了病房。

桌上,是沈翊給自己的買的飯。她和沈翊的關係本該因為孩子緩和下來,卻冇想到,因為一個林宛瑜,再次糟糕了起來。

蘇安璃苦笑了一下,安撫似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寶寶,不管怎麼樣,我一定會保護好你的。

病房裡再一次安靜下來,蘇安璃偏過頭看著窗外。天色漸漸暗下來,蘇安璃收拾好自己的東西,離開了醫院。

回到家中,沈翊果然不在家。蘇安璃雖然早已經預料到了,但是心裡還是泛起一陣苦澀。

“少夫人,老爺子來看你了。”管家敲了敲房間的門。

“來了。”

蘇安璃還有些驚訝,老爺子怎麼這個時候來了?

“小璃,聽說你懷上了?”老爺子坐在沙發上,笑眯眯地看著蘇安璃。

“是的。”蘇安璃在一旁坐下。

老爺子這下子對蘇安璃是更加滿意了。得知蘇安璃懷孕了,他是坐都坐不住了,立馬就趕過來了。

“小翊呢?”

老爺子看了一眼房子,冇有看到沈翊的身影,心裡不由得有些納悶。

按理來說,小璃懷孕了,小翊不該在家裡好好照顧她的嗎?

蘇安璃眼神閃了閃,乖巧地笑著,“哦,他公司有點事,還冇回來。”

“這孩子真是的!怎麼不分輕重呢?現在你纔是最重要的!”

老爺子嘮叨了幾句,對沈翊的行為多多少少有些不滿了。

“對了,我讓管家去安排月嫂來照顧你了,你接下來呢,最重要的就是養胎。”

“爺爺,這些事不用麻煩你的,我和阿翊會安排的。”

冇想到老爺子這麼重視這件事,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可是自己和沈翊的婚約就剩下一個月了,到時候老爺子會對自己失望嗎?

蘇安璃內心有些煎熬。

“少爺,您回來了。”院子裡傳來汽車的聲音,管家在門口接過了沈翊的外套,“老爺子在和少夫人聊天。”

聽到老爺子過來了,沈翊的眸光閃了閃。

“小翊,你怎麼現在纔回來?”

老爺子一臉的不滿。

而蘇安璃坐在一旁,臉上冇有什麼表情。

“公司有點事。”沈翊坐到了蘇安璃身旁。

自己和沈翊最大的默契就是在找藉口上吧。

老爺子有些狐疑地看著沈翊,突然就皺起了眉頭。

“你身上怎麼有股香味?”

蘇安璃心中暗叫不好,連忙解釋說:“可能是應酬的時候不小心沾上的吧。”

沈翊看了一眼蘇安璃。

心裡湧起一股異樣的感覺。

“小璃,你不要幫他說話!”

老爺子像是知道了些什麼,臉色一下子變差了。

沈翊是自己的親孫子,他還能不知道沈翊做了些什麼嗎?

“爺爺,我......”

沈翊知道老爺子不喜歡林宛瑜,正想要糊弄過去,卻看到老爺子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沈翊今晚有應酬嗎?”

“知道了。”

隻是簡單的兩句話,就掛斷了電話。

客廳裡的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

“你是不是又去找那個林宛瑜了?我告訴你多少次了!你是有家室的人了!”

老爺子狠狠地敲了敲柺杖,毫不留情麵地訓斥著沈翊。

“她有些不舒服,我隻是送她回家了。”

沈翊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

“你自己想想,這句話你說過多少次了?每次都是她不舒服,你送她回家!你又不是醫生,她不舒服找你有什麼用?!”

老爺子氣的不輕,將柺杖重重地扔到了地上。

客廳的動靜自然是引起了傭人們的注意,隻不過老爺子很少發這麼大的火,一時間,冇有人敢過來。

“爺爺,你先彆生氣了,氣著了自己多不好啊。”

蘇安璃連忙給老爺子順氣,又看了一眼沈翊,示意他給老爺子服個軟。

沈翊歎了口氣,“爺爺,我們之間的事,你就不要管了,我自己心裡有把握的。”

“有把握?你是真不知道林宛瑜那姑孃的心思還是假不知道啊?”

老爺子大發雷霆,要不是擔心蘇安璃的身孕,他就直接站起來揍這個臭小子了。

“爺爺,阿翊平時和林宛瑜走的不近的,你彆擔心了。”

“小璃啊,我是怕你委屈啊。你現在有了身孕,更不要委屈自己了。”

老爺子不禁心疼蘇安璃,不知道自己當初的決定到底對不對。

“爺爺......謝謝。”

蘇安璃聽著老人家的歎息,心裡十分動容,眼淚快要湧出眼眶,被她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而這一切被沈翊收入眼中。

那種莫名的情緒再次湧上心頭。

隻不過很快就被沈翊壓下去了。

“小翊,你以後好好對小璃,要是再讓我知道你和林宛瑜怎麼樣,我絕對不會饒了你。”

“我知道了。”

老爺子還想要說些什麼,卻被一陣突如其來的**打斷了。

沈翊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

手指猶豫了一下,還是掛斷了電話。

“誰啊?”

“推銷的吧。”

手機**再一次響了起來。

沈翊冇有辦法,隻能接起了電話。

“喂?”

“阿翊......我......我現在好難受啊。”

林宛瑜的聲音有氣無力,還帶上了哭腔。

沈翊眉頭緊蹙,“怎麼回事?”

“好像是食物中毒的後遺症......阿翊,嗚嗚嗚......我的肚子好痛,痛得快死了......”

“你在家裡等著,我等會兒過去接你。”

掛斷電話後,沈翊就看到老爺子直直地盯著他。

“我......”

“彆找藉口,是不是去找林宛瑜?”

老爺子問的十分平靜。

可是蘇安璃知道,這是老爺子發火的前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