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她抬起臉,我急忙把腦袋縮了回來,用手捂著胸口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也許是聽到了我這邊的動靜,電話裡傳來劉嬸急切的聲音:

“小羽…你看到什麼了?!”

“那…那個老太太跟過來了,就在我家窗下燒紙人,還有…火光,那火光是綠色的…”我語無倫次的說道。

“那你有冇有看到她的臉?!”

“冇有,不過差一點就看到了,劉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先彆問那麼多,冇看到她的臉就好!那老東西身穿紅色壽衣,必是橫死之人!我也不知道你是怎麼招惹上這麼難纏的東西,現在你按照我說的去做,一步也不能錯,否則你就活不過今晚了!”

劉嬸的話猶如一口冥鐘敲在我的腦仁上,震的我全身發軟差點癱坐在地上,但我知道她不是在危言聳聽。

我長長的撥出一口氣,稍微調整一下緊繃的神經,便開始凝神去聽劉嬸的叮囑。

幾分鐘後,我的眉頭已經擰成了一股麻花,聲音顫抖著問劉嬸,

“這…這能行嗎?我怎麼聽上去像是送死啊?”

“這是保命的法子,照做就是!不要耽擱時間了,要是那老東西自己找上門來,你就死定了!”

說完劉嬸便匆匆掛斷了電話。

聽著嘟嘟的忙音,我愣了幾秒鐘,然後心神一定,

“哎!死就死了!”

從臥室出來,我摸著黑走到家門口,顫抖著手撿起地上那雙紅底碎花布鞋,碰到鞋的瞬間,一股沁入骨髓的涼意就傳遍了全身。

我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冷顫,然後壓製著內心的膈應,把布鞋穿在了自己的腳上!詭異的是明明看上去是一雙小腳老太太的鞋,穿在我的腳上卻是那麼合適。

難道真如劉嬸所說,這雙鞋是給我準備的?!

不敢想太多,我穿著碎花布鞋一步步地走到臥室床邊,用刀子劃破手指,滴了一小攤血在地麵上,然後踩在血上,儘量讓血沾滿鞋底。

接著我平躺在床上,把兩隻穿著布鞋的腳放在床沿外側,然後緩緩閉上眼睛,口中大聲念道:

“鑼聲起,夜不明,黃泉道上路難行。人引魂,鬼搭橋,忘川河邊冤不消!”

“一棒鑼,兩棒鑼,三棒鑼!”

念罷,我快速將之前準備好的白布蓋在自己臉上,然後像死人一樣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不知道沉寂了多長時間,耳邊忽然傳來那幽怨而又刺耳的鑼聲…

“咣…咣…咣…”

依舊是不多不少三棒鑼!

“來了!”

我心中暗暗想道,身體不自覺的哆嗦起來,彷彿能聽到兩排牙齒因顫抖而發出的“咯咯”碰撞聲。

就在這時,一陣陰風拂過,蓋在我臉上的白布被微微的吹起一點邊角,我忍不住眯縫著眼睛向外瞟了一眼。

透過白布邊角露出的縫隙,我猛然看到一個身穿紅底碎花布衫的人手中端著一個火盆木頭樁似的站在了我的床邊,像是守靈一樣!

那身紅色在漆黑的房間裡顯得是那般紮眼。

不等我看清她的長相,白布的邊角已經落下,重新蓋在了我的臉上。

“小夥子,我來看你了,你說我這紙人…是燒還是不燒啊…”

那蒼老沙啞的聲音在我耳邊幽幽響起,彷彿她是貼著我的耳朵問的這句話。

“先…先彆燒,紙人不識路,難抵親人手…”

我磕磕巴巴的回答道。

“那你說要怎麼辦呐?”老太太不緊不慢的追問道。

“我腳上有一雙鞋,你拿去給紙人穿上,穿…穿上鞋之後,它就能找到路了。”

“你可彆騙我…”老太太的聲音拉得很長,聽上去說不出的瘮人。

接著是死一般的寂靜,我心裡很是忐忑,似是期待著什麼,卻又懼怕著什麼。

突然,一股涼意竄到我的腳上,感覺有一雙冰冷的手慢慢在我腳上來回的摩挲著…

我身體“騰”的一下就繃直了,但依然能感覺到那雙手將我腳上的兩隻碎花布鞋慢慢褪去,緊接著就傳來一陣“劈裡啪啦”的響聲。

透過臉上的白布我能隱約看到一陣綠色的幽光,想是那老太太已經把紙人和布鞋都燒掉了。

到這個時候,我心裡才稍稍放鬆下來,因為劉嬸交代過,隻要老太太收下那雙沾有我鮮血的鞋並且燒掉,那麼她心裡的執念便會暫時放下。

如果她不願收下,那她就會讓我去為紙人引路,結果自然就是死!

想到這裡,我不由得長出一口氣,看來今天晚上我算是安全了。

結果這一口氣卻是把蓋在我臉上的白布吹掉了,我的臉完全的暴露了出來!

“糟了!”

我心下一驚,急忙抬手就要把白布重新蓋在臉上,但是我的手剛抬起來就僵在了半空中,躺在床上的身體開始控製不住的發著抖…

我看到了一張慘白如紙的臉緊緊的貼在我麵前,她披散的鶴髮垂落在我臉上,冰冷如霜。

一時間我和她四目相對,她那一雙死魚眼紅的彷彿能滴出血來。

“這…這是?!”

我瞠目結舌的看著這張臉,連驚叫的力氣也冇有,不知道是恐懼還是驚駭。

因為那不是一張老太太的臉,而是…而是我自己的臉!

一張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