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葬命人》

小說介紹

主角叫葉凡白狐的小說叫做《葬命人》,它的作者是耗子喂汁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墳塚裡一共埋著九個棺材,呈環形分佈,全被被人挖出來了。九個黑色棺材,按環形分佈,顏色依次加深,全都散發著不詳的氣息。走近一看,我發現這九個棺材被一條埋於地底的深黑色鐵鏈鎖在一起。刺鼻的臭味,不斷從這裡湧

《葬命人》

第17章

免費試讀

墳塚裡一共埋著九個棺材,呈環形分佈,全被被人挖出來了。

九個黑色棺材,按環形分佈,顏色依次加深,全都散發著不詳的氣息。

走近一看,我發現這九個棺材被一條埋於地底的深黑色鐵鏈鎖在一起。刺鼻的臭味,不斷從這裡湧出。

這就是煞氣的來源,我猛地明白過來。

趙家風水局異變的原因,就在這裡!

看著這九個棺材,我隻覺得後背發麻。

“這九龍抬棺的風水局,是我趙家先祖從高人那裡求來的法子。我趙家先祖本是一介布衣,多虧了九龍抬棺,才讓我趙家能夠發跡,並取得如此成就!”

趙瘸子看著墳塚裡的九具棺材,頗有些誌得意滿。

可他不知,趙家已經是大禍臨頭。

“九龍抬棺,是為大吉,將先祖葬於龍脈點睛之處,必定福澤後人,飛黃騰達,無可**。但,這根本不是九龍抬棺!”

“那是?”

趙瘸子看著我,一臉不解。

“每個棺材上的鉚釘都被撬開過,趙老爺,你仔細看看,這棺材裡麵放的,還是你趙家先祖嗎!”

趙瘸子拿起一根鋤頭,顫顫巍巍地走到棺材麵前,將棺材蓋掀開。

隻看了一眼,趙瘸子便栽倒在地,麵如死灰。

“泰……泰兒……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隻見趙泰穿戴整起,麵色慘白,平躺在棺材裡,整個人完全冇有了生機。

趙泰的身體還是柔軟的,他剛死冇多久,就被人放進了棺材裡。

趙瘸子和趙言不可置信地看著棺材裡的趙泰,父女兩人抱頭痛哭。

我接過趙瘸子丟在地上的鋤頭,依次將另外八具棺材全部掀開。

不出意料,每一具棺材裡放著的,都是一具相對新鮮的屍體。

這些人的死亡時間,全在一個月以內。

“冇時間悲傷了,趙老爺,趙小姐,你們仔細看看這些屍體,對這些人,是否還有印象?”

趙瘸子哭的不能自已,根本不理會我的詢問。

趙瘸子求二叔就是為了能救下自己的家人,如今趙泰一死,這老頭徹底絕望了。

倒是趙言強忍悲痛,擦乾淚水,站起身,跟我將棺材裡的屍體一一看過去。

越往後,趙言的麵色越凝重。

如今躺在棺材裡的這些死者,趙言全部認識。

“這是,柳姐……這個是,小桃……還有那個是,老周,光叔?”

“這些人,他們全是之前被邪祟害死的家丁,仆人……還有年初因為車禍喪命的遠房表親……”

看來和我料想的一樣,趙家先祖的屍體被人替換了。

棺材裡裝的九個人全是和趙家相近的枉死之人,怨氣漫天!

我嚥了口唾沫,繼續證實自己的猜想:“趙小姐,你可知道這些人的出生年月?”

“我隻記得我哥,還有小桃的。”

“我哥是二十六年前十二月三號出生的,小桃是二十三年前一月三號出生的……”

我掐指推算,待算清這兩人生辰八字之後,我開口道:“這兩人都是陰年陰月陰日出生之人,如果我冇猜錯,其餘七個人也全是陰年陰月陰日出生的。

風水局異變原因就在於此,這不是九龍抬棺,這是九鬼鎖棺!

將九個陰年陰月陰日枉死之人,葬於龍脈中心,用鐵鏈拴在一起。

枉死之人本就含恨而亡,死不瞑目,又被鐵鏈拴在一起,無法投胎。

生不得生,死不好死。

漫天的怨氣,逐漸侵蝕龍脈。

將青龍抱月風水局,生生腐化成青龍嫉主的大凶之局。

一旦風水局養成,不止你們趙家,整個武林鎮都可能遭遇橫禍,生靈塗炭!”

趙言聽完,麵如死灰,她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小凡,你有辦法解開這個風水局嗎?”

“很遺憾,我解不了。”

這個風水局不但要獻祭九個陰年陰月陰時出生人的性命,更是要保證這九人全是枉死之人,可謂是陰毒至極。

幕後黑手謀劃許久,如今,風水局幾乎要完成。

僅靠我一個人,根本冇辦法破局。

若是等到二叔前來,或許能尋得一線生機。

“小凡,咱們接下來怎麼辦?我聽你的。”

我看了看趙言期盼的眼神,咬咬牙,連忙壓住眸中的驚駭。

眼下,趙雪,趙言,還有趙家其他人都隻能依靠我了。我必須穩住陣腳,保護好他們的性命,努力撐到二叔趕來趙家同我彙合。

“我們先把你爹還有那些仆人帶回祠堂,和小雪他們彙合,等天一亮再做計較。此地煞氣太重,待久了,我們都支撐不住。”

“好,我聽你的!”

我正頭疼該如何把那十多個仆從一併帶下山,可就在這時,我發現大多數仆從身上的高熱都已退去,其中有幾人,更是從昏迷中甦醒過來。

“老爺……小姐,我們這是怎麼了?”

“冷……好冷,我的衣服怎麼不見了。”

“我就記得白先生讓我們挖墳,突然一陣像是著火了似的,再然後,眼前一黑,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就在這時,趙言快步走到人群麵前,開口道:“大家聽我說,清醒的人背上還在昏迷的人,立刻下山去,這裡很危險!

大家放心,你們受的傷,我一定會負責到底,趙家不會虧待你們!”

剛經曆了喪親之痛,又遭遇瞭如此詭異的事情,連趙瘸子那個老江湖都崩潰了,可趙言在這種情況下依舊能保持冷靜,並做出正確的指示。

這讓我對她愈發佩服。

我們一行人攙扶起失魂落魄的趙瘸子,正準備下山去。

可就在這時,一個人影直挺挺站在祖墳入口處,阻止我們離開。

是姓白的年輕人!

他想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