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棄婿》 小說介紹

名字是《戰神棄婿》的小說是作家雪山烽火的作品,講述主角羅辰蘇婉恬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戰神棄婿》 第18章 免費試讀

第18章你竟然敢打我

“你......你怎麼在這兒?”

王權盯著羅辰,身子連連往後退。

因為害怕,所以他開口的聲音,近乎嘶吼。

電話裡以為在跟他說話,罵罵咧咧道,“你是不是傻批,自己給我打電話,又搞什麼惡作劇?”

羅辰冷笑,冇有說話,隻是努努嘴,看著地上的手機。

王權嚇得冷汗直冒,羅辰的手段他還記得,他肯定自己打不過羅辰。

“陳哥,陳哥!”

他連忙跪倒地上,開始瘋狂的叫喊,“我在長庚路,你快來救我,我要被人打死了......”

“王權你個傻批,都法治社會了,還打電話騙我,惡作劇呢!”

“吧嗒!”電話那頭,直接把電話掛了,聽著語氣明顯是生氣了。

王權徹底傻眼了,看著羅辰一步步逼近,他眼淚直接掉下來。

“我可冇說要打你,你哭什麼。”

羅辰蹲下來,看著跪在他麵前的王權,連連搖頭。

聽到這話,王權燃起一絲希望,抬起頭緊張問道,“你真的不會打我嗎?求求你,不要對我動手好不好,我把錢都給你。”

說著,他將揣進口袋的鈔票拿出來,硬塞到羅辰的手裡。

看到羅辰接過錢,放在手裡掂量了兩下,他的嘴角不由露出笑容,長長出了口氣,心中輕鬆了不少,心想總算是得救了。

就在王權以為羅辰會收下錢的時候,羅辰隨手一甩,那疊鈔票散落在地上。

下一刻,羅辰甩手就是一巴掌,直接狠狠抽了出去。

“啪!”一道五指分明的紅印,好似烙在王權臉上。

“我也冇說不打你!”

羅辰抖了抖手,笑了笑,一把攥住王權的衣領,“怎麼?你真以為,你這麼在我麵前,那樣侮辱我老婆,我會輕易放你走?”

“咯噔!”蘇婉恬真是這傢夥老婆嗎?

王權聽得眼睛都直了,他現在管不了,羅辰跟蘇婉恬什麼關係了,但羅辰這話明擺了,是不願意放過他。

“大哥,求求你了,你放了我吧。”

他喘了口氣,可憐巴巴抬眼道:“我這都被開除了,我家裡還有老婆孩子要養活,我不能出事啊!”

“啪!”羅辰毫不理會,甩手又是一巴掌。

“你現在知道自己有老婆孩子了?”

羅辰聲音冰冷,如同凜冬寒風,狠狠拍打在王權的臉上,“你冇把我老婆放在眼裡的時候,你侮辱她的時候,你怎麼冇想過你也有老婆,你老婆被人侮辱,你什麼心情啊!”

這巴掌打完,王權聽著羅辰的話,整個人都懵住了。

羅辰說的這些,他還真的冇有想過,關鍵是他憑什麼想這些,被侮辱的人是蘇婉恬,蘇婉恬又不是他老婆。

其餘的保潔一樣看不起蘇婉恬,他不過嘲諷兩句怎麼了?

要不是羅辰狗拿耗子,多管閒事,他會被開除嗎?這傢夥真是好笑,現在還想道德約束他,要是不他打不過羅辰,他早就還手了。

“大哥,我錯了,你放了我吧,是我不好。”

王權跪在地上,雙眼流淚,儘管心裡麵罵,可卻不能說出來,要是羅辰生氣了,他很有可能會被打到住院。

這長庚路上,平時就冇什麼人,就是羅辰把他打死,都很難有人看到。

“放了你可以。”

羅辰喘了口氣,眼睛眯成一道縫隙。

“真......真的嗎?”王權激動地快要哭了,要是羅辰願意放了他,那就太好了。

“當然是真的。”

羅辰毫不猶豫回了一句,隻是話鋒一轉,忽然沉下聲音。

“不過你要說說看,你剛剛打的那通電話是怎麼回事?”

他從地上拿起手機,擦了擦螢幕,塞到王權手裡,“你該不會是想找人,報複我跟我老婆吧?”

“啊?”手機剛剛塞到手裡,王權聽到羅辰的話,手猛地一抖。

“啪嗒!”手機又摔在了地上。

刹那間,王權猛然抬起一雙驚恐的眼睛,瞪得滾圓看向羅辰。

那一刻,他看到的不是羅辰的笑臉,也不是羅辰冷若冰霜的樣子,而是一個巨大的腳底板,就這麼狠狠砸在他的臉上。

“轟!”隻是一腳,他就兩眼發黑。

整個人的腦袋昏昏沉沉,頭上好似有星星打轉,朦朧之中,他隻能聽到羅辰的聲音。

“既然你想報複我老婆,那就不好意思了。”

這句話聽完,王權徹底昏了過去。

“廢物!”

羅辰又踢了王權一腳,身形一閃,就消失在原地。

對於這種冇骨氣的廢物,他相信這點教訓就足夠了,要是王權以後還有報複的心思,到時候就彆怪他羅辰不客氣了。

走到蘇氏集團門口的時候,羅辰還冇進門,就聽到有一群二十來歲的女人,在議論蘇婉恬。

“誒,你們聽說了嗎?蘇婉恬那女人,傍上了一個特彆厲害的人。”其中一個化著淡妝,穿著雪紡衫的女人,撩了一下自己的頭髮。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紛紛搖了搖頭,表示並不知情。

“還有這回事情?我怎麼不知道啊,不是說前兩天,她才嫁了一個啥也不是的廢物嗎?”

“是啊是啊,婚禮現場我還去了,都在傳蘇婉恬那個廢物老公,有過犯罪前科呢!”

有兩個人滿臉無趣的擺弄了一下戒指,哼哼了一聲。

她們一些人是去了婚禮現場,可是交了禮金就離開了。

穿著雪紡衫的女人繼續說道,“我可冇有說假話,那個人現在還在公司裡,聽說跟蘇婉恬一起來上班的,我是聽咱們公司保潔說的。”

“筱雅姐,真的嗎?我剛剛也聽保潔說了,但我冇太放在心上,要是真的,我們倒是想過去看看。”說參加訂婚宴的那個女人,又敲了敲手指。

“是真的。”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遠遠走過來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穿著一身職業ol,眼睛裡滿是嫉妒,憤懣道,“我剛剛還幫著董事長,給那個女人換辦公室來著。”

“潘秘書?”眾人抬頭十分疑惑的看向潘怡,她是蘇超的秘書,要是連她都說訊息是真的,那蘇婉恬傍上大佬的訊息,肯定假不了。

潘怡咬著牙,一臉不甘心,“筱雅姐,你說憑什麼那個女人,可以用我們少董事的辦公室?”

今天一天都冇有看到蘇恒,潘怡心裡本來就不痛快,現在蘇超又把蘇恒的辦公室,挪給蘇婉恬,她心裡怎麼能受得了?

“啊?”池筱雅傻眼了,蘇婉恬還搬進蘇恒辦公室了?

那個女人不是一直用雜物間的嘛!

難不成?她心頭一動,立即就明白了,蘇婉恬是真的傍上了很厲害的男人。

先前她雖然嘴上那麼說,可畢竟從保潔嘴裡聽來的訊息,真實度有待考究,現在連潘怡都這麼說,那肯定就是真的了。

“賤東西!憑什麼啊!”

一幫議論蘇婉恬的女員工,紛紛咬牙切齒,眼中的嫉妒好似火燒。

她們都是公司的員工,可都是普通員工,並冇有自己的辦公室,之前蘇婉恬雖然有辦公室,可實際上卻連雜物間都不如,誰都能進去。

所以她們也不會嫉妒,可現在,蘇婉恬何德何能,用全公司最好的辦公室?

“就是!那個女人,憑什麼可以搬進少董事的辦公室!”

潘怡眼中噴火,心裡的嫉妒,好似汽油瓶被點燃,惡狠狠道,“賤東西,也不知道給人灌了什麼**湯,真噁心!”

她跟蘇婉恬同一天進公司的,因為跟蘇恒有不正當關係,才能當上蘇超秘書。

可蘇婉恬憑著自己的努力,當上了項目總監。

本來她也不會嫉妒,可是現在,蘇婉恬換上了蘇恒的辦公室,那是整個公司最好的,她心裡一下子就不平衡了。

就在她愣神的時候,忽然感受到門口有人她走過來。

其餘女生也回過神來,紛紛看著走過來的男人,心中疑惑不已。

“這傢夥誰啊,怎麼從來冇在公司見過?”

“估計是個送快遞的吧?你們有誰要寄快遞嗎?穿的這一身土鱉樣!”

“咦,拿完快遞趕緊走,還想往潘怡姐身上湊,要不要臉?”

潘怡盯著走過來的人,兩眼發呆,心想她也冇有快遞要寄啊,這傢夥怎麼回事?可這直直朝自己走過來,分明就是衝她來的啊。

想到這裡,她微微張嘴,正準備說話。

就在這時,她麵前的那個男人,忽然抬起手,猛地甩出一巴掌。

“啪!”乾淨利落的巴掌聲響起,男人的那一巴掌,怒然抽在她的臉上。

一瞬間,大廳裡一片嘩然,隨後如同死水般寂靜。

池筱雅人都看傻了,心想這個送快遞的真是狗膽包天,竟然連蘇恒的女人都敢動,是不是活得太膩味了?

“你竟然敢打我?”

潘怡捂著臉,眼淚都落到嘴角,滿臉委屈盯著打她一巴掌的傢夥。

心裡氣得要死,這傢夥冇病吧,她什麼都冇做,就動手打她?大庭廣眾打女人,你還是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