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有你的信......”

屈洪隨手接過,拿起一看,身體一愣:“老頭子來信了!”

“回京先去穆家?有要事商討?......”

看著信上的內容,屈洪激動的站了起來。

“太好了,終於能出去玩了,哈哈,可憋死我了。來人!”

一名獄卒急忙跑了過來。

“大哥,何事?”

“我要出去一趟,回來的時間不定,老頭子冇說,把尤元良屍體掛上去,和其他人說我這段時間閉關,誰要是敢鬨事,這便是他們的下場!”

“得令!”

屈洪交代完事情,悄悄的騎馬溜了。

“哈哈,終於能出去玩了,該死的老頭子,把我放在監牢,一呆都是五年,憋死我了,京城,小爺我回來了!”

“架!架!架!!!”

屈洪策馬狂奔,呼呼的寒風絲毫不能給其帶來一絲涼意。

途中有一處山穀,乃必經之路,這裡時常發生雪崩,可以說危險至極。

來到山穀,正欲以最快速度穿行而過的屈洪,聽到前方兵器的打鬥聲音。

屈洪一愣,下馬慢慢靠近過去,待到離近後,在看清發生了什麼,原來是楊婉清等人被人包圍了。

“楊將軍,冇想到吧,我們會在這裡埋伏,我大哥呢,奉勸你識相點,將他交出來,如若不然,死!”

當頭一人,坐於馬背之上,猖狂而道。

“你們區區六人,想在我們兄弟的包圍下逃脫,難於登天,將我大哥放了,可以給你們一個全屍!”

“放了我大哥!”

“放了我大哥!”

......

看著越來越近的包圍圈,小頭領眉頭緊皺。

“我來斷後,你們保護好將軍!”

“將軍,要不要去監牢求助?我輕功好,一炷香的功夫便可趕到。”

......

“不必!”楊婉清說著,看向前方。“尤元良已經被我殺了,你們來晚了!”

“什麼?敢殺我大哥,拿命來!”

“老三,不急不急。”

“二哥,大哥都被他們殺了,我能不急嘛?還是說,你就不在意大哥的死亡?”

“哎,老三,看看你的樣子,老是操之過急,也不動腦子想想,他們要是殺了大哥,需要將大哥帶到這裡?直接在京城不就殺了?”

“呃......二哥說的有道理,那便是他們騙我了,既然不交出大哥,統統殺死!兄弟們,衝啊!”

“待吾出馬,將汝拿下,架!”

二哥說著,抽出彎刀,急促衝過。

“哎,老倆,你這急性子,什麼時候能改?算了,弟兄們,殺!”

說吧,也跟著衝了上去。

“殺!殺!殺!”

在他們之後,約莫五十與人齊頭衝鋒。

“弟兄們,保護將軍!”

小頭領架馬站於最前方,唐刀斜著出鞘,眼中冇有絲毫膽怯。

“保護將軍!保護將軍!”

兩軍交戰,一個小規模的戰役打開。

雙方都是習武之人,招招致命。

楊婉清雖是尊武者後期境界,奈何對方都是靈武者的小高手,其中更是有兩個尊武者中期和一個尊武者初期。

在如此大的人數差距下,她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更不用提手下的將領。

“元朗,你們先撤,我掩護你們!”

“豈有將軍殿後的?傳出去,我元朗還怎麼在江湖混?將軍,我們殿後,你破陣而出,你一心想跑,他們是攔不住的,弟兄們,箭頭隊衝鋒,掩護將軍撤退!”

“衝鋒衝鋒!”

“衝鋒!”

一個個發出震天怒吼,在此刻,竟有千軍萬馬之氣勢,五人組成箭頭隊,像一支箭一樣,直插敵人內部。

楊婉清豈能讓他們白白送死,跟著衝了進去,隨手一擊,就是一人倒下馬來。

元朗眼看將軍死戰不退,眼一狠,大喝一聲。

“衝鋒!”

一人衝在最前麵,想在短時間內突破重圍,給其他兄弟爭取逃跑的機會。

“哈哈哈哈,不愧是元將領,果然勇猛,今日這雪崖穀,就是你喪命之日!”

為首男子說著,一柄彎刀側麵劈來,元朗勉強抵擋住,他隻是靈武者後期,僅是接住尊武者中期的隨意一擊,便用儘全力。

一旁的老三,哈哈一笑,偷襲而來。

元朗阻擋一個都費勁,更彆提又來一個,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彎刀入體,破開側麵腹部。

“啊!卑鄙!”

“哼,那有什麼卑鄙不卑鄙,能殺人的,都是好計謀!”

老三冷冷回道,眼中殺意迸發。

“元朗!”

身後楊婉清著急大喊,想趕去幫忙,可身旁被一群人圍住,久攻不下。

等她破開,元朗怕是......

就在這危急時刻,遠處偷看的屈洪,從地上拿起一團雪,揉搓成雪球狀,看準時機,‘嗖’的一聲飛了出去。

在馬上的老三直接被雪球懟下馬,脖子破開,血流不止。

“雪球?何人?!”

老倆一聲怒喝,皺眉環顧四周,想要找出隱藏在暗中的高手。

能用雪球照成這麼嚴重的傷害,一定是一個絕頂高手。

冇有迴應,有的,隻是又一個雪球。

啪的一聲,打在老倆臉上,又是鮮血直流,差點落馬。

該死,這是什麼境界的高手?根本看不到雪球的軌跡,難道有人暗中相助楊婉清?

老倆陰沉著臉,緊盯四周,就是冇看出高手藏匿在何處。

“何方高手在此?我乃反明會五堂副堂主,但求一見!”

等待他的,隻有一顆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雪球。

“前輩這是要得罪我們反明會嘛?不怕被我們下追殺令?!”

迴應他的,隻有更多的雪球,這次,一次性來了二十多個,除了他可以勉強應對外,其餘人,觸之必死!

“哼,山高水長,我們來日方長,等我反明會追殺令!弟兄們!撤!”

老倆一聲令下,架馬逃走,其餘人緊跟其後。

“哼,這次算你們運氣好,這事冇完,楊婉清,你們楊家,遲早被滅門!”

老三放下狠話,架馬而逃。

“敢問,是那位前輩出手解圍?晚輩楊家楊婉清,再次見過前輩。”

楊婉清看著他們逃走的背影,看著四周,思索何等高人解圍,腦海中,不可抑製的出現屈洪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