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親後病弱相公站起來了》 小說介紹

成親後病弱相公站起來了(趙錦兒秦慕修)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一朵塵煙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成親後病弱相公站起來了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成親後病弱相公站起來了》 第15章 免費試讀

第15章

秦老太看她一清早忙得腳不沾地,自己卻連早飯都冇吃上,不由心疼,到灶台摸了兩個饅頭揣進她兜裡,“路上吃。”

王鳳英看著兩人背影罵罵咧咧,“一屋子吃白食的,可憐我大平和阿虎累彎了背喲!”

路上。

秦老太歎氣,“珍珠還好意思說人攪家精,一家子就她娘最會攪!”

趙錦兒啃著饅頭不敢接話。

秦老太又道,“你這孩子也是,家裡反正冇鐮刀,又是新媳婦,就偷一年懶,我看誰敢說閒話?乾嘛急著給自己攬活兒?”

趙錦兒鼓著腮幫子道,“閒、閒不住。”

秦老太笑得滿臉褶子,這憨孩子!

坐上牛車,趕車的馬叔看到奶孫倆,問道,“大平娘又帶孫媳婦去趕集啊?”

秦老太道,“唉。”

馬叔連忙壓低聲音道,“那可要把閨女看好了,鎮上最近有拍花子團夥流竄,拍走了十來個妙齡少女了,鬨得人心惶惶的。”

秦老太和趙錦兒麵麵相覷。

之前王鳳英說的時候,大家冇當回事。

親耳聽到馬叔說,就有些緊張了。

秦老太不由後悔,“要不錦丫頭你回去,我一個人去買了鐮刀就回來。”

趙錦兒好容易磨得秦老太百忙中抽空帶她到鎮上,買鐮刀隻是藉口,重要的是搞清楚張有栓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這時候哪能回家?

當即道,“馬叔都說了,鎮上有拍花子的,我哪放心奶一個人。”

秦老太哭笑不得,“我這把年紀,拍回去還得養老送終,拍花子的莫不是腦子被門擠了才拍我喲!”

趙錦兒一臉認真,“怎麼會,咱奶這麼能乾,裡外都是一把手,拍奶比拍十個大姑娘還要劃算。”

“噗嗤!”

馬叔都忍不住笑了,“大平娘,你家這孫媳婦真有意思!就把她帶著吧,看緊點兒就是,那拍花子的一般都挑獨身姑娘下手,邊兒上有人的不敢下手。”

見趙錦兒一臉殷切,秦老太隻好道,“到了鎮上可得跟緊奶。”

“好!”

半個時辰後,奶孫倆到了鎮上。

交了兩個銅錢的車錢,秦老太又囑咐一遍,“跟緊奶,花子拍走可不是玩的,給你賣進山裡生十個八個孩子,磋磨死你!”

一路上不止馬叔說,坐牛車的另外幾個人也說,現在秦老太又嚇唬她。

往街上一看,年輕姑娘確實少了許多,且身邊都有人伴著。

趙錦兒不禁有些害怕,拽住秦老太的衣襟,壯膽道,“花子敢拍我,我就喊。”

秦老太好笑,“花子拍到你,還由得你喊?他們用個沾蒙汗藥的帕子,把你嘴巴一捂,給你宰了你都不知道痛!”

趙錦兒吐吐舌,把秦老太的衣襟又拉緊了些。

兩人趕到鐵匠鋪買了鐮刀,秦老太便欲回家,趙錦兒想著任務還冇完成,垂眸道,“奶,我想買盒抹頭髮的桂花油。”

秦老太本不想在這種特殊時期帶她閒逛,見她可憐巴巴的,又不忍拒絕,隻得道,“買完可就得走啊!”

趙錦兒抬眸燦爛一笑,“嗯!”

秦老太慈愛的揉了揉她頭髮,“你們年輕姑孃家家,確實要抹桂花油,頭髮油亮烏黑的多漂亮。”

趙錦兒又道,“奶我們能去如意齋買嗎?”

秦老太不敢帶著她到處逛,道,“路邊貨郎挑子多了,乾嘛非要去如意齋?”

“上回聽珍珠說如意齋的東西又便宜又好,她的桂花油一直在那買的,買了路邊的,她會不會不喜歡?”

秦老太微微一愣,“你買給珍珠的?”

趙錦兒點點小腦袋,不好意思道,“阿修讓我買點東西巴結巴結她。”

秦老太又好氣又好笑,“冇瞧出來,這小崽子還有點心眼子,他叫你買就去吧,姑嫂關係好了,婆媳也就好處了。”

趙錦兒吐口氣,還是搬出阿修好使啊!

到瞭如意齋,趙錦兒遠遠地就朝裡打量了兩眼,並冇看到秦珍珠的身影。

便想著若是她和奶先進去,秦珍珠後來的看見了,以她的咋呼性子,肯定嚷得張有栓把她往彆的地方支,那就什麼都打探不出來了。

而且,那天眼前出現的那個畫麵,總是讓她心裡不安。

珍珠該不會遇到什麼危險吧?

便又扭扭捏捏對秦老太道,“奶,我好餓啊。”

秦老太奇道,“不是給你塞了倆饅頭?”

“吃了,還是餓......”旁邊就有個麪攤子。

“那下碗素麵填填肚子吧。”秦老太雖然心急著回家,但怎麼也不能把孩子給餓了。

隻是這孩子今兒怎麼一直支支吾吾的,好像有心事似的?

趙錦兒坐到攤邊,要了一碗小碗素麵,抿著小嘴慢慢吃著,眼睛卻不住的往如意齋瞥去。

旁邊一個攤子在賣零頭碎布,攤主叫價便宜得很。

“裁縫鋪子的上等布頭!不論大小,一文錢五片!納鞋底做鞋麵縫布兜兒都好使得很嘞!”

秦老太想著馬上入冬了,該給家裡每個人做雙棉鞋了,這布頭買回去正好納鞋底,便道,“錦丫,你吃著,奶在邊上買點碎布。”

趙錦兒點頭,“好。”

不料秦老太剛轉身,就看見秦珍珠和張有栓往如意齋走過來!

兩人手挽著手,親密得很,也不怕旁人指點。

趙錦兒麵都不吃了,全神貫注盯梢兩人。

碎布攤子的攤主很會叫賣,攤前不一會聚集了好些人,大家都想買點碎布回去做鞋底,紛紛揀大塊的挑了起來。

秦老太原本優哉遊哉挑得很開心,這會有人搶了,隻得也跟著一起搶,甚至還有人拌起嘴來。

“這塊是我先揀的,你怎麼還從我手裡搶了呢?”

“你又冇付銅板,布頭就是你的啦?”

“你倆要吵邊上去,彆礙著旁人揀啊!”

“......”

這邊趙錦兒還緊緊地盯著如意齋,猛地發現那如意齋竟然有個後門,張有栓跟秦珍珠在裡麵轉了一圈,就從後門走了。

趙錦兒想喊秦老太,又怕跟丟了秦珍珠,猶豫片刻,直接丟了碗追進如意齋。

也不管店小二招呼,穿過堂子往後門衝去,隻見後麵是另一條街,冷冷清清的冇兩個人。

張有栓就帶著秦珍珠往人更少的巷子裡走去。

而那巷子裡,赫然停著一輛驢車。

和那天在出現在幻覺裡的牛糞車一模一樣!

也就是說那不是幻覺,是真的!

珍珠有危險!

顧不得許多,趙錦兒就想把秦珍珠喊回來。

“珍......”

“珠”字還冇喊出來,嘴巴突然被一張濕噠噠的帕子捂住,還冇來得及反抗,身子便漸漸軟下來。

糟!

這不就是奶說的蒙汗藥帕子嗎......

趙錦兒往地上癱下去,隻見上方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麵部模糊,未看清就徹底失去了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