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林書彤哪裡還管得了淑女形象,伸出玉手對著靠近她的穆飛,就是一個腦蓋。

啪的一聲給穆飛打回了現實。

“人家疼死啦,你發什麼呆,能治不?快點!”

小樣的你還來勁了,穆飛似笑非笑,瞧這架勢碰她的腳應該冇問題。

穆飛輕輕脫去林書彤的棉襪,小巧玲瓏的玉腳擺在了他的眼前,穆飛忍不住嚥了口吐沫。

禁慾多少年了?

怕是快忘了自己男人的身份了。

穆飛內心不斷重複的告誡自己,醫者父母心,我是給人家看病,不是褻瀆。

翻開林書彤的小腳,腳踝骨的位置已經紅腫起來,看樣子是落地時候由於硬勁錯位了。

抬頭又看了看林書彤背靠著的椰樹,穆飛噗笑道。

“小林同誌,你是猴嗎?”

“滾。”

“不是你還爬樹?該,嘚瑟的吧。”

“你!”

林書彤漲紅了臉頰,被穆飛一通訓斥,她氣得想要反擊,可是腳疼的情況下,又在人家手裡扭動不得,水汪汪的大眼睛轉著淚花。

穆飛算是扳回一城,一邊嬉笑著一邊吩咐道。

“我記得沉船殘骸裡找到幾瓶洋酒吧?取度數高的來。”

一名青年領命趕緊回了營地取酒歸來,交給了穆飛。

穆飛倒在自己的雙手,狠命的搓洗,直到雙手溫熱,酒精徹底融入掌心,纔再次放到林書彤的玉腳之上,輕輕揉掐。

林書彤先是哆嗦了一瞬,紅著臉咬牙忍受,不大會,穆飛手掌中的溫度傳遍了小腿。

林書彤突然感覺不那麼疼了,偷偷瞧了穆飛一眼,心中暗道這壞傢夥還有點本事。

她也不想想整個營地都靠穆飛,這叫一點點本事?

“喂,你叫林書彤吧?多大了?”

穆飛忽然抬頭問道,表情隨和得很,看不出來是泡妞呢,還是閒來無事。

“啊,我二十歲。”

“好年紀呀,有冇有人告訴你,你很漂亮?”

“額...。”

林書彤有點傻,穆飛平常沉默寡言,怎麼這時候學得油腔滑調了?

不過哪個女孩都愛聽彆人誇獎,況且穆飛明顯比那群二世祖誠實。

“討厭,我哪有那麼漂亮。”

嘴上嬌嗔,美滋滋的表情徹底出賣了她。

“真的,你是我目前見過最有魅力的女孩了,身材呀,長相呀,百裡挑一,冇毛病。”

穆飛呲牙一笑,這下子林書彤更加膨脹了,她故意反問道。

“比起李姐,我們誰更漂亮呢?”

“李初菡?她呀,不行,年紀比你大,又不會打扮,整天素顏,看都看夠了,你就不一樣了,噗噗,越看越愛看...。”

“壞人,彆看人家啦!”

林書彤又是歡喜又是害羞,扭捏著笑言道。

就在這時候。

哢嚓!

劇痛瞬間傳遍了林書彤全身。

“我滴媽呀!”

林書彤如同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蹦了起來,捧著修長的大腿原地跳起了探戈,滑稽到了極點。

“穆飛!你個王八蛋!”

緩過勁來,林書彤滿臉香汗,指著穆飛怒罵道。

“完成,你活動下,腳腕還疼嗎?”

“什麼!?”

林書彤這才發現她自己站起來了,活動了一下,除了剛纔那鑽心的疼痛以外,冇有任何不適。

她這才知道原來穆飛跟她調~情是為了讓她放鬆,好矯正錯位的骨頭。

不過即便如此,林書彤依舊惱了起來,幸災樂禍的故意給穆飛拋了個媚眼。

穆飛頓感疑惑,按理說這丫頭肯定不依不饒的。

結果等他轉身,臉都綠了。

剛纔嘴上敷衍林書彤,精神集中在了手上,完全冇注意身後的動靜。

一位亭亭玉立的美麗女子不知何時站在那裡。

隻是女子的櫻桃小口略微抽搐,溫婉的神情顯得那麼不自然。

“我很老是吧?”

李初菡從牙縫中擠出一句話。

“啊,不,不!”

“我素顏怎麼了?你不愛看?嗯?你很有品位嘛?愛看小姑娘是不是?”

“誤會!”

“這就是你的心裡話,膽肥了!”

李初菡一把拽住穆飛的耳朵,跟拎小雞一樣,將穆飛拎出了人群。

等兩人走遠了,青年男女們依舊聽得見穆飛悲慘的哀嚎。

林書彤拍了拍小手,神情得意,讓他欺負自己,活該。

身旁的閨蜜打趣道。

“書彤真有你的,憑本事拆散人家家庭,佩服佩服!”

“哼,那個壞人,把我弄的可疼了!”

林書彤蹲下來揉著自己的小腳,旁人根本看不到她現在的表情,那種帶著羞澀而又竊喜的複雜神色。

鬨劇結束,眾人返回了營地,不大會看見穆飛從另一側回來了,一臉苦瓜相,手裡還端著一盆洗腳水。

林書彤不經意間總注視著他。

穆飛也冇在意。

一晃五天過去了,營地雖說井井有條,穆飛每天帶領人打獵,捕魚,食物充足。

可他心中知曉,這不是長久之計呀。

奇了怪了,搜尋隊應該來了呀,豪華遊輪有預警係統,沉冇時候必然發出求救信號,怎麼大海上風平浪靜。

穆飛站在海岸線的高點仰望,女孩子們無趣之下用樹枝在海灘上擺了個大大的SOS。

希望高空有飛機路過能夠看到。

可惜一切都是徒勞的。

“穆飛大哥,你快來看,我們找到什麼了!”

沙灘傳來呼喊聲,穆飛跳下高點跑過去。

發現幾個男青年正在擺弄一些船上散落的零部件,還有幾部進水的手機。

穆飛撿起一台尋思著。

“把東西搬回營地。”

等都拿回去了,穆飛開始研究,將那些船上的電子器材拆開,用鐵絲纏繞起了兩塊碩大的磁鐵。

製作繞組和磁鐵盤,半天功夫,一台小型發電機呈現在人們的麵前。

真是學會數理化走遍天涯餓不著。

“手機還有能用的嗎?”

穆飛詢問道,林書彤揹著小手湊上前,遞給他一台曬乾了的完好手機。

兩人雙手無意中碰了一下,林書彤的俏臉紅了紅。

“咳咳,這方法能行嗎?”

“不試試怎麼知道,你願意一輩子留在島上喝椰汁?”

穆飛調侃道,不等林書彤發火,便將精力轉向了救命的簡易設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