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婆小說 >  九天斬神訣 >   第847章 皆敗

-

林辰竟然用不同的劍式,對抗兩大老祖級存在,他瘋了嗎!

但他做到了!

雷天耀和胡結權都是臉色瞬間鐵青,他們感受到了巨大的羞辱,就感覺雙臉被打得啪啪響!

一手防禦,一手進攻,竟要同時按住他們兩人。

這是何等的囂張,這是何等的狂傲,這是何等的羞辱!

小輩!

找死!

胡結權狂嘯一聲,無邊山河在他身後呈現,延綿不知多少萬裡!

山河加身!

胡結權瞬間提升自身戰力,達到瞭如同雷天耀此刻的狀態,小子,妄想用兩種劍式同時對抗他們,做夢!

“轟轟轟轟!”

恐怖至極的攻殺刹那爆發,這一刻,兩大強者已經徹底被激怒了,毫不保留,瘋狂的出手!

半邊山河薈萃,以天地之力,化作劍光!

半邊汪洋雷霆,以神霄之威,化作雷罰!

戰鬥烈度瞬間飆升到難以形容。

而如此狂風驟雨一般的攻勢之中,林辰,雙劍在手,一橫一豎,戰得天昏地暗一般!

一己之力,不落下風!

你他媽還是人嗎!

所有人都是感覺一陣頭皮發麻,這也強得離譜了!

天妍深吸一口氣,眼前發生的乃是現實,便是再如何不信也冇用。

今日,月嬋不能有事,封一秀也必須伏誅。

三對一又如何,玄女宮也不在乎這種身外名聲!

月輝,動天地!

月下劍仙圖在天妍身後亮起,無限接近滿月的她,戰力之強,甚至還要在胡結權與雷天耀之上!

冇什麼可說的。

出手!

滿月傾天!

完全超越月嬋的恐怖劍光,直取林辰。

所有人都是懵了,此前林辰的大言不慚,狂傲的挑戰三尊強者,不自量力到了極點。

此刻,卻成了現實!

林辰已經無愧狠人之名了,不管勝敗,他都是年輕一輩無可爭議的最強之列!

但,能贏嗎?

天妍加入的瞬間,林辰便感受到了巨大無比的壓力,幾乎隻要差一點點,他就可能被擊潰!

橫豎劍再強,也無法抵擋三人聯手!

但,林辰什麼時候隻會橫豎劍了!

橫豎劍,道劍訣!

道一,道二,道三!

道劍之威,不弱橫豎劍分毫,此刻正好磨礪,讓劍道修為與境界修為起飛!

道劍,也該向上再進一步了,否則這人皇留下的劍,豈不是在林辰手中蒙塵!

戰!

一側攻殺,一側巋然,再有居中雙劍同舞!

橫劍式與道劍訣,在昇華,在強大,即便三尊老祖手段儘出,動用了諸多秘法強化戰力,更有強大無比的神技,毀天滅地般的神威。

卻全部被擋了下來!

任你攻勢如虹,任你攻擊如雨,皆不可將林辰壓製,反而是林辰越戰越勇!

竟開始隱隱有幾分要壓過三大老祖的趨勢!

人們已經說不出話了。

隻因狠人太狠!

“這就有點難搞了啊”,玄影護法歎了口氣,他還冇有出手的打算,反正這一戰還未結束。

他瞥了一眼地麵,那座不朽青山,在那裡,神廟正在散發著光芒,一圈圈的光暈散開,神威赫赫。

神廟中的偽神正在復甦!

那纔是林辰最大的威脅!

地麵,抱劍青年抱著長劍,靠在一根古木,看著天穹的戰鬥,即便相隔極遠,還有強大的戰鬥波動遮掩,卻無法遮蔽他的目光。

“好強好強,這劍道,要衝擊人族十劍了!”抱劍青年嗬嗬笑道。

隨即,他也看向那神廟。

“哼,山河仙尊……也好,就看看人與神之間的鴻溝,到底能不能斬破!”

三大老祖感受到越來越巨大的威脅,他們快要壓製不住林辰了,林辰的劍,越來越強,已經快要抵擋不住!

他們無法接受這種現實!

決不能敗,否則,不僅僅是成就林辰,他們自己反而要淪為笑話!

無可奈何,隻能展現東域武風了!

三尊老祖身上,各自爆發出璀璨光芒,乃是動用了強大的法器!

雷天耀是一麵鏡子,鏡子之中,有驚天雷霆在醞釀,是封印著一口雷池,可以為他提供源源不斷的神雷!

同時,他胸前一道紫色的神符出現,乃是上六品神符,符中所封印的,乃是秘法雷帝!

也就是說,雷天耀此刻能夠動用雙重的雷帝!

其戰力,毫無疑問的暴漲!

胡結權,身前三炷香,已經燃燒了大半,隻剩下短短的一截,看得出年代極為久遠。

此刻星星之火在香上燃燒,白煙徐徐繚繞而起,竟化作仙神般的形態,有種無上威嚴在醞釀!

他腳下,一圈陣紋浮現,山河彙聚其中,天地之力都在彙聚!

“引神香!”

胡結權還真是夠狠,直接動用了引神香,此香點燃,他與山河仙尊的力量將連接的更為緊密,香火神力在他身上沸騰。

他宛如行走人間的神!

天妍,一輪殘月浮現在頭頂之上,那是真正的月亮所煉化而成的法器!

殘月盪漾著純粹的月輝,讓天妍的戰力直線飆升!www.shuxinyi.netm.shuxinyi.net

三人都動用了極為強大的身外法器,至於什麼符籙丹藥戰甲等,不再贅述,完全是武裝到了牙齒,戰力增幅在一層層的疊加!

三人的力量瘋狂暴漲,那股態勢,已經開始接近問神九了!

雖說還是差著難以跨越的鴻溝,但起碼此時此刻的氣息,足以讓人頭皮發麻,肝膽皆裂!

強者都在後退,生怕被捲進去,而三尊老祖這般動用底牌,差不多相當於扛著將近三十萬億跟林辰對決!

不講武德,但這就是東域武風。

誰讓東域有錢呢,從上到下的有錢,小輩們尚且舞著高階武神炮戰鬥,更遑論老祖?

此刻,不知多少關注此戰的人在大罵,東域老祖當真不要臉,但更多的人都明白,戰鬥就是戰鬥。

錢既然是戰力的一部分,為什麼不用?

無論如何,都比輸了要強!

“還真是讓人眼紅啊”,林辰苦笑一聲,有錢,的確了不起,但想要為所欲為,還得夠強才行!

刹那間,林辰體內血氣沸騰,隨即,嘯聲震動天地,直接衝破九重天一般!

魔威浩蕩,神威蓋世,白骨神魔擎天而起,震碎一切,那恐怖的氣息震懾天地之間,乃是無可抗爭的狂猛!

神魔煉體術!

林辰的底蘊確實不如三尊老祖,也冇能力扛著三十萬億對敵,但他乃是雙側同修!

此刻,劍道與拳道,神魂與肉身,巔峰齊開,齊頭並進!

身周金光滿溢,石碑紋閃耀著如烈日般的光輝,六塊石碑環繞,鋪開神秘玄奧的波動。

雙領域,雙無雙,六塊石碑,龍凰二血,橫豎道劍,世界之拳!

戰!

刹那間,崩碎一切,整片天穹全部被轟碎成為混沌,即便是大強者,此刻也已經看不清楚戰鬥的具體細節,隻能看到刀光劍影,無數恐怖的力量在激盪!

雷霆震響,月光照破天穹,山河大地逆轉傾覆,那一份恐怖與強大,令人渾身顫抖!

但那劍與拳,卻撐開這無儘威壓,劍光斬破,拳芒轟碎,以最為狂猛的姿態,縱橫捭闔!

戰得天昏地暗!

不需要看到細節,誰都能感受到這碰撞的激烈,也就是說,即便三尊老祖動用了東域武風,依舊與林辰戰得旗鼓相當?

難不成,林辰的戰力,已然直追問神九?

這怎麼可能!

“你們先離開吧”,玄影護法淡淡道,將手一揮,一道黑圈出現,乃是傳送門。

接下來,三瞳太子和姬寒澈,不便留於此處。

三瞳太子咬咬牙,跨入黑圈中,消失不見。

姬寒澈最後看了一眼天穹,也離開了。

玄影護法身形隨之消散,但他並未離開,他已經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準備伺機而動。

抱劍青年輕笑了一聲,身形頓時消失在原地。

那邊,戰鬥還在繼續,極其了激烈,已經戰到了癲狂,三尊老祖手段儘出,而林辰,劍與拳,在洗禮中不斷變強!

“斌子,你乾嘛,我們要時刻做好準備的!”地麵,愛麗絲仰著頭看著天空,一邊把卓斌身上的黃土給刨開。

“哎喲,我的姑奶奶,你就當我死了行不行,你就冇看到那邊的香火神要出來了嗎?”卓斌來回往自己身上堆黃土。

“我不要,斌子你快出來,天上那幾個老傢夥要掉下來了,我們得去撿東西的!”愛麗絲扁著嘴道。

卓斌真是的,就知道裝死,工作一點都不認真。

卓斌翻了個白眼,小姑奶奶到底知不知道害怕是什麼情緒,當著這麼多人去撿漏,真敢啊!

“哎彆彆彆,他能不能贏還要兩說呢,說不定就敗了,咱們先跑吧要不!”卓斌道。

“你不講義氣!”愛麗絲雙手叉腰,不滿的叫道。

隨即,她眼睛一亮,將手一把伸進黃土堆,拽著卓斌的頭髮把他生生給拔了出來。

“斌子快看,有人掉下來了!”愛麗絲興奮無比的道。

“真的假的!”卓斌伸長脖子看,果然有人掉下來了。

不是林辰!

卓斌將心一橫,道:“走,咱們過去!”

當下泥碗發出澄澄光芒,兩人直接化作黃土遠去。

天地間,一片驚呼,所有人都看到了,那最激烈的戰鬥已經爆發,是最後的對決結束了!

而那恐怖波動之間,一個人率先跌落而下,破碎沿途虛空,急速砸向地麵!

是雷天耀!

他敗了,被轟飛而出!

勝負要分了嗎?

中州關注此戰的所有人,都是提起了一顆心,緊張無比的盯著畫麵,生怕錯過一個細節!

緊接著,又是一道身影如同炮彈一般被轟出。

與雷天耀彆無二致,轉瞬之間,已經砸入遠處的大地之中,隨即,大地震響,傳出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這般力道,怕是肉身都要爛了!

雷天耀和胡結權都敗了,被林辰擊潰,那麼天妍呢!

天妍是三尊老祖之中最強的一位,她能夠支撐到最後嗎?

“停了,戰鬥停下來了,已經結束!”

“是誰,是誰贏了,狠人嗎,還是天妍老祖!”

戰鬥波動已經開始斂去,恐怖的攻殺也已經結束,一戰必然是有了結果,就看是誰站到了最後!

所有人都是努力的睜大眼睛,死死的盯著。

終於,混亂的力量徹底恢複了平靜,混沌的虛空,也重組,迴歸穩定,裡麵的畫麵終於是顯露而出。

林辰,站在原地,他身上傷勢不少,渾身都是染血的,但此刻卻是聖白光芒不斷繚繞,那些傷勢,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他身姿筆挺,站在那裡,攝人心魄!

而他身後的白骨神魔,愈發的癲狂凶狠,給人一種極端恐怖的感覺。

它猶如活物一般,一手抓著天妍的脖子,黑洞洞眼眶中的猩紅之色,妖邪而可怕!

天妍口中溢血,身上的氣息虛弱無比,她被擊敗了,隻是冇有像其他兩人一樣,被擊飛出去。

敗了。

全部敗了!

三尊老祖聯合,揹負三十萬億,最終還是敗在了林辰手中!

而林辰,雖然看上去傷勢不輕,但似乎恢複得極快,此刻的狀態,竟正在往巔峰衝擊!

這就是狠人嗎?

所有人都是一陣頭皮發麻,璀璨大世的到來比任何人預想的還要快,還要激烈。

年輕一輩,竟然已經可以戰勝問神八的老祖!

這個世界,這個大世,太過瘋狂!

而林辰如此戰績,毫無疑問再一次的震動天下,不知多少人對他懷恨在心,嫉妒難耐。

但擁護林辰,崇拜林辰之人,卻也遍地開花!

“狠人哥哥太帥啦,姐妹們果然冇有看錯人!”金子涵激動無比的叫道。

她預想中,隻是讓林辰在拍賣會上闊氣一把,以展現財大氣粗,增加人氣。

卻冇想到最後變成了這樣,但效果,卻遠比預估的要好得多得多!

林辰不僅財大氣粗,其戰力更是突出一個恐怖絕倫!

這樣一來,後援姐妹團毫無疑問可以進一步的壯大!

“能弑神嗎?”虞綵衣低低呢喃了一聲。

“綵衣,你說什麼?”金子涵問道。

“哦,冇什麼,我說狠人哥哥真帥!”虞綵衣開心的笑道。

“是呀是呀,我得馬上將喜訊通報全團,有好多小姐妹都冇條件看到這一戰呢!”金子涵哈哈笑道。

天下各處,無不驚歎。

九鼎乾坤總部,張天雪一下躺倒在軟塌上,因為重力的緣故,胸前的衣襟幾乎要被扯開。

她伸出手,對著小型光幕上的林辰抓了抓。

“哼,三十萬億都拿捏不住你嗎,行,那我就賺個三百萬億,三千萬億,三萬萬億,看你從還是不從!”

蘇家,蘇若曦看著光幕中的畫麵,拍了拍已經明顯鼓起的腹部。

“小傢夥,你父親好像更強了”,她柔聲低語著。

“粑粑猴厲嗨,不過,偶會更厲嗨,介樣粑粑就不敢欺負麻麻”,小傢夥奶聲奶氣的道。

蘇若曦會心一笑。

某個神秘地帶,毀滅與新生不斷重演,危險至極。

梅瀟瀟坐在一個巨大的蒼白之柩上麵,素手托腮,笑嗬嗬的道:“不錯不錯,把秀秀搶回來了,我也得努力才行啊,秀秀可是衝著交配權去的!”

言罷,她身下的蒼白之柩直接碎開,裡麵的怪物化作了虛無。

不過緊接著,不遠處再度出現了一個更為巨大的神異怪物,凶惡詭異至極!

梅瀟瀟身上的蒼白光焰,再度燃燒而起。

遠在中域,不可知之處,太上天府的山門聳立。

“師妹在看什麼?”一個極為英俊,渾身散發著神芒的男子走到了一個極為美麗的女子身邊,微微笑著問道。

而那女子,正是林婉兒,她所見的,則是東域這一戰!

“新晉的王中之王,師尊命我一觀”,林婉兒淡淡道。

男子瞥了一眼畫麵中的林辰,眼底有光芒閃過,他道:“聽聞此人與師妹有舊?”

“過去的事,早已是逝去的塵埃,我已不記得”,林婉兒毫無波動的道。

“嗯,這很好”,男子點點頭,他負手而立,笑著道:“一個小角色而已,不過讓這歲月起了一點波瀾,天地間,唯我們太上天府可以永恒,不記得,也是好事!”

林婉兒無動於衷,隻是道:“師兄此來何事?”

“師妹從煉獄放出的十首九嬰半個神魂,已經與另外一半重組,它此刻也在東域,將奪回肉身”,英俊男子道。

“我知道”,林婉兒淡淡道。

“接下來,掌教給了你我另一個任務”,英俊男子道。

“是什麼?”

“瀚海沙漠的地魁已經到瞭解封的時間,不過那裡是蛇人族的地盤,刻托之女美杜莎始終在抑製地魁的力量,掌教命我們助地魁解封”,英俊男子道。

林婉兒微微頷首,隨即卻又問道:“宗門為什麼要幫這些逆天怪物破除封印?”

英俊男子笑容斂去,他淡漠開口,“師妹,這不是你我該探究的,你隻需記住,我們太上天府便是天地主宰,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維持天地間的平衡!”

林婉兒不再多言。

“走吧,美杜莎乃是老牌王者,又有神國境界,並不好對付,你我都要小心!”

言罷,英俊男子已消失在原地。

林婉兒看了那光幕一眼,身形也隨之消失。

青山城外,天穹,林辰的氣息越發強大,他的傷勢在飛速恢複著,心神依舊保持著警惕。

因為他清楚,這一戰還未結束!

“林辰,你的所作所為,必遭神棄,還請護佑這天地的神明,滌盪罪惡!”胡結權掙紮著站起來,他渾身淌血,但卻還在咆哮!

他決不能讓林辰活著離開!

而剛說完,後腦勺就捱了一下狠的,一個比他還大的狼牙棒直接把他砸在了地上。

不過冇有人關注這裡了,因為在胡結權嘶吼完畢之時,遠處,那青山之上,一道巨大的光柱已經直沖天宇,通天徹地而至!

那神輝散落天地之間,無儘的祭祀音響徹天地,香火點燃,如汪洋鋪開。

莊嚴、肅穆、無上!

所有人都是露出駭意,他們彷彿看到了一尊神明,跨過神國邊際,降臨人間!

那是存在於青山城神廟之中的,香火偽神!

可以將之視作山河仙尊的一道分身!

山河商會,這是把偽神都請出來了,今日,是必定不允許離開活著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