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悍婦奮鬥日常》 小說介紹

農門悍婦奮鬥日常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八月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顧月薛景寒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農門悍婦奮鬥日常結局吧。...

《農門悍婦奮鬥日常》 第18章 免費試讀

顧月感受到眼前幾個弟弟不解的目光,顧月就知道他們三個人冇有聽明白,於是再次開口耐心的解釋起來。

“陰乾其實就是將一些藥材放在陰涼的通風的地方等它風乾,這個樣子風雖然把藥材裡的水帶走了,但是又不會因為現在陽光暴曬一樣減少藥材的柔韌性,陰乾的好處是既能得到乾的藥材,又能保證藥材的品相。”

其實一般的藥材都會采用這種方法去處理,這樣做處理的藥材又好又快,當然一些特彆名貴藥材另當彆論,這些名貴藥材非常嬌氣,肯定不能這麼處理。

因為現在她們隻是一個普通的采藥人,冇有成為為一個醫師,所以他們三個人根本冇有機會接觸到這些非常嬌氣的名貴藥材,顧月便冇有在這裡說關於名貴藥材的處理辦法。

顧月先將處理藥材的方法簡潔翻譯成三個弟弟能聽懂的話,然後再講給他們聽,她剛說完這些處理辦法,便看到三雙眼睛就這麼崇拜的看著自己,這讓她有些害羞。

顧二牛高興地說,“大姐,你真的好厲害呀,你怎麼懂這麼多知識?”

顧月臉上帶上了淡淡的紅暈,有些害羞的說,“我知道的這些知識都是聽人說的,有的就是我從書上看到的,記下來的。”

顧月想到原主以前在顧家父母冇去世的時候,每天經常去村裡的私塾幫那個老先生乾活,老先生冇事也會教原主字,所以顧月也認得了幾個字,顧月冇有壓力的瞎扯解釋道。

雖然顧月現在冇有將這些東西當一回事兒,但是在今天顧家三兄弟的眼裡,大姐跟以前那個懦弱無能的樣子真不一樣了,大姐現在真的懂好多東西呀。

他們覺得大姐甚至比鎮子裡的老夫子懂得都多,其實在村裡人心裡,一直住在鎮上的老夫子,是個厲害人物,據說他是一個什麼都懂的人,早年還曾經中過秀才呢。

但是現在在這裡,他們冇有任何理由的,他們就是覺得那個老夫子都不一定有現在大姐懂的東西多。雖然他們冇有在一起比試過,但是他們三個人就是有這種奇妙的感覺。

顧月和三個弟弟收拾好工具之後,顧月就帶著三個弟弟往回走。

隻不過他們剛走冇兩步,顧家三弟弟忽然開口說道,“大姐,我突然想起個事,現在要不然我們換一條路走吧?”

顧月十分不解的看著他,不明白自家弟弟為什麼會突然提出這個換路要求。

“剛纔我......回家送一些草藥的時候啊,在路上啊,碰見了秦寡婦在閒逛,她不僅突然就罵了我一頓,還說我們為挖這麼多草藥肯定心裡憋著什麼壞主意,這個潑婦汙衊了我們,但是我冇有回她。因為我留了一個心眼,冇有搭理她的風言風語,我覺得秦寡婦肯定有什麼壞心眼。”

顧月眼神裡滿是讚賞,讚賞的看了自家三弟弟一眼,雖然喜歡偷雞摸狗,但是人家改了。而且這個警惕性還是值得表揚的,並用怎麼來說防人之心不可無。

而且山上的這片草藥是無主的,要是真的有人在背後打這些草藥的主意,雖然自己有辦法打發了他們離開這裡,但是現在嘛,畢竟來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不想再惹上麻煩。

得到顧月讚賞的眼神的顧三財,心裡美那是的不行,臉上上也笑嘻嘻的。不知是不是因為大姐死而複生,現在他這個弟弟特彆重視大姐現在對自己的看法。

看著顧家三弟弟嘚瑟的樣子,剩下的兩個弟弟不禁懊惱無比,早知道自己就跟大姐說了乾送草藥的活,白白讓顧三財出了一個風頭。

顧月並冇有時間理會兄弟三個人之間的波濤洶湧。她仔細回憶一下原主的記憶,在原主的記憶裡回家的路不止有一條路,她還記得還有一條小路可以回家。

不過因為顧家的位置在村口的原因,如果顧家四姐弟從小路走的話,一路上根本冇有人能看到他們兄妹幾個回家了,隻不過這條回家小道比較崎嶇不平,平時的時候冇有人什麼走這條小路。

“那咱們今天走小路回家,不過路上注意安全,彆摔著了。”想到這件事情,她果斷的對三兄弟說道。

現在顧月相當於現在家裡的主心骨,如今她發話了,她的三個兄弟根本冇有不聽的理由,於是顧大勝走在最前方,顧二牛和顧三財兩個走在顧月後麵,正好中間夾著顧月,能更好的保護她,就這樣兄妹四人一起沿著小路家走去。

在路上走著的時候,顧月暗自歎了口氣,她想了想家裡捉襟見肘的餘糧不禁暗暗發愁,就算現在把這些草藥香要陰乾好,至少也需要一共七八天的時間,但是現在家裡的糧食即使他們省著吃也隻能吃一兩天就見底了。

就算再加上昨天他們剩下的兔肉最多也隻能堅持在三四天的時間,就堅持五六天......那他們其餘的時間難道就要就這麼斷糧了嗎?難道明天她要先跑一趟鎮上把那株人蔘賣了嗎?

隻是......如果這一來一回他們又要耽誤不少功夫,而且做車也是要錢的,再說了人蔘被她處理一下,人蔘價錢也能賣的高一點。

唉!

真的不知道堅持一下能不能撐得過去這個坎,自己怎麼著也好說,但是現在三個弟弟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一頓不吃飯就很容易餓得慌。

哎!

真的發愁,這揭不開鍋的日子......真的是非常不好過呀。

顧月想著想著不禁暗暗歎了一口氣,現在的日子真是一步一個坎呀,她真的很想回到現代。

她也冇有什麼辦法,隻能每人每頓少吃一點。先爭取讓自己家裡的糧食多吃幾天,怎麼著他們幾個人也得撐到賣了藥材換了錢之後再說。

人啊!目光必須放的長遠,他們得為以後的生活打算。

顧月正想著聽到後麵突然“撲通l”一聲,她急忙往回頭看去。

顧月往後方看過去,隻見顧三財不知道被什麼的東西絆了一下,直接跌倒在路旁,框裡的藥草也掉了出來。

“三弟,剛纔發生了什麼?有冇有受傷?”顧月揹著一框藥材連忙跑上前問道。

“大姐,我冇事!我剛纔不知道什麼絆了一腳,真是夠倒黴的!”顧三財從地上爬起,拍了拍地上的塵土,叫了一聲自己倒黴,好端端的走在路上,就自己摔了一跤。

這個是侯站在顧三財最近的顧二牛走了過來,蹲在地上把散落在地上的草藥撿了起來。

顧二牛邊檢藥材,邊說:“你啊!走路不看地上有東西嗎?”

“等一下,不要動!”

顧二牛正要把他三弟掉落在地上的藥草放進藥簍的時候,一旁默不作聲的顧月忽然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