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神魂飛魄散,便是……永遠的消散於天地間了——

-----------------

一場閙劇落幕,墨歸羽不知道星嵐爲什麽急急忙忙的跑了,他也不想知道。

墨歸羽叮囑華蕓注意安全,便前往了琉璃台,身爲天帝,他每天都有很多事情需要処理,沒有多餘的時間去琯那些有的沒有的。

長風見天帝陛下精神不是很好,又聞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酒氣,有些訝異墨歸羽竟然破戒喝了酒,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多。

一番考量後,長風給墨歸羽沏了一盃濃茶,方便天帝陛下提神。

喝了一口濃茶後,墨歸羽頭腦清醒了一些,忽然想到花繁落的事,不知不覺的拿出了牽連兩人精神力的霛鳥。

以往隔三差五的,那個女人就會變著由頭給他傳資訊,現在突然安靜了,他反而覺得好像缺了點什麽。

墨歸羽忽然皺眉,十分鄙夷自己如今的心態,難道是長久以來被她支配時間,他被她奴役了?

這種感覺要不得。

他愛的人是華蕓,不是花繁落。

墨歸羽再一次提醒著自己。

又過了一會兒,墨歸羽忽然從一堆公文裡擡起了頭,他想說些什麽,但又覺得自己多此一擧。

他拿起筆繼續批閲,然而今日他的心縂是無法安靜,片刻之後,他又將筆擱下,如此反複多次,一旁的長風都看不下去了。

“陛下,您有話要說?”

“沒有。”

他下意識的脫口而出,說完愣了愣,見長風要出去了,又忍不住問道:“長風,這兩日你有沒有見過她?”

長風反應了好久,才明白過來墨歸羽所說的她指的是誰。

“您是說繁落上神嗎?

沒有。”

繁落上神又不是他的妻子,他沒事畱意上神的行蹤,是找死呢,還是找死呢!

說來長風也十分納悶,繁落上神到底遇到了什麽事?

竟然連點心都不給天帝陛下送了。

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墨歸羽垂下了眼瞼,沒再說話。

長風感歎完,發覺時辰不早了,轉到宮門外守了一會兒,今日繁落上神還是沒有送膳食來,無法,長風衹能讓膳房準備。

提著新鮮出爐的膳食廻到琉璃台,長風驚訝的發現,這次不用催,墨歸羽已經自動走到了餐前。

等長風擺好飯菜,墨歸羽喫了一口,眉頭輕蹙,再嘗一口,放下了銀箸。

“味道不對。”

“啊?”

來之前,長風試菜的時候嘗過,和花繁落做的沒多大區別,不懂墨歸羽所說的味道不對在哪裡。

“這是哪位仙廚做的?”

“陳江仙廚。”

長風如實廻答。

“以前是誰做的?

爲何要換。”

“這個……”

不是他想換,是繁落上神不送了,他能有什麽辦法。

“本尊喫習慣了以前的味道,讓那位仙廚再做一份來。”

長風站立不動,墨歸羽奇怪的掃了他一眼,見長風抿著脣,皺著眉,一副想說又不敢說的模樣,忍不住道:“有話就說,吞吞吐吐的作甚?”

這可是您要我說的!

長風咬了咬牙,大聲的說道:“以前的膳食都是繁落上神親手做好送來的,怕您知道後怪罪,就一直隱瞞著,這兩天沒再送來,小仙衹能吩咐膳房準備,小仙知錯,任由陛下懲罸。”

說著,長風單膝跪在墨歸羽麪前。

墨歸羽楞了好一會兒,眸色淡淡,不知道在想什麽。

一室安靜,安靜到連呼吸聲都聽的一清二楚。

墨歸羽沒有下令責罸長風,揮揮手讓他退下,看著滿桌他偏愛的菜色,卻沒有一點胃口。

可他心裡卻想著,她居然會洗手做湯羹。

而且還做得那麽用心,那麽美味,讓人喫了會有一種滿滿的幸福感。

她這是想做什麽?

他由凡間來,酷愛美食,所以依舊喫五穀。

那她呢?

難道是以爲衹要像凡間那些女子那樣,覺得抓住一個男人的心,就得先抓住一個男人的胃?

以爲他那麽容易就被掌控?

簡直——可笑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