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過一會張靈山身前已經跪滿了人,但就是這樣他的神情依舊毫無波瀾,注視在陳真身上的目光也從未挪開,就像是看不見眼前這一幕般,將這些人都無視了。

曹雨然看到這一幕,在這一刻便知道自己應該要的事情,長出一口之後也同樣走到張靈山身前緩緩跪下,直達此刻張靈山原本平淡的神情才終於出現了變化。

“當師弟的壞了門規,我這個當師兄也是難逃其咎,我願陳師弟同擔此罰。”曹雨然在眾多眼中一直都是個稱職的師兄,他覺得自己有義務保護好師弟們。

“李明你又參與其中上前湊什麼熱鬨!這渾水是你能趟得了的嗎?你給我回來!”站在一旁地弟子緊緊扯住其中正欲上前的一名弟子,憤憤地說道。

“陳師兄早我五年來到這山上,我剛剛上龍虎山時什麼規矩都不懂,也曾經因觸犯門規險些被趕出山門,是陳真師兄為我求情才宗門才能留我到如今!我迄今記得當年陳師兄為我出頭的那一幕!”那位名叫李明的弟子雙眼通紅,舊事重提難免會有不一樣的感受,尤其是在這樣的局勢下,隻不過故事中的雙方身份調換了。

“在場眾師兄弟!我李明鬥膽一問!”李明眼角泛起淚花,但神情堅決而又激動,揮起左手到半空中,目光在一眾弟子們臉上劃過,“陳真師兄可曾負過我們這幫師弟?”

“不曾!”“陳師兄一直都嗬護著我們!”“陳師兄冇少為我們出頭!”

“陳師兄可曾辱冇過師門?”李明又一次大聲問道。

“不曾!”一眾弟子紛紛喊道。

李明在聽到一眾弟子肯定的回覆,隨即便掙脫開阻攔自己的那名弟子,臉上浮現出釋然的微笑,說道:“我李明算不上山上最聰慧的弟子,更是出身草莽的一介俗人!我搞不懂那些繁文縟節,但我知道...”

李明走到張靈山麵前目光直視後者,隨即便單膝跪下加入了一眾求情行列,接著開口說道:“師兄若是不曾負我,我定不負師兄!”

“龍虎山外門弟子李明!跪請張師兄法外開恩!收回成命!”

李明的堅定的話語已經迴盪在一眾弟子的耳畔旁,不絕於耳振聾發聵!

其餘弟子目光飄忽不定,皆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間竟不知該作何打算。

平日裡跟陳真關係好的人在最一開始就已經跪在張靈山麵前了,剩下的人隨也是同門之情,但私交遠遠不及最一開的那一批人。

剩下的弟子心中也是非常掙紮,一方麵是自己同門師兄,若是自己這一次不站出來,真要是自己一不小心觸犯了什麼門規到時候想必也不會有人再替自己說話了。

但另一發麪,陳真確實是觸犯門規在先,再有張靈山已經開口要將陳真逐出師門,先不說添上自己能不能扭轉張靈山心中所想,讓師叔收回成命。

再者若是張靈山一狠心將求情之人都一併處罰,雖然不可能都將其一併趕出山門,但確實是無妄之災。

但這種局勢冇有維持太久,便陸陸續續有人加入為陳真求情的行列,隨著張靈山麵前人數越來越多,原本還在心中權衡的弟子也所幸加入這一行列。

不一會整個大殿之中所有三代弟子,除了當事人陳真與林強以為,儘數跪拜在張靈山麵前!

“你們這是何意?”張靈山麵色一沉,雙手附在身後望向跪拜在自己麵前地一眾人,“你們當真以為法不責眾麼?”

最為當事人的陳真愣愣地看著眼前這一幕,他冇有想到自己的師弟們會齊齊為自己求情,心中隨之一暖,眼角也落下淚水,但他不想張師叔與一眾師弟們因為自己而為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