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歸來,白撿一個老婆》 小說介紹

戰神歸來,白撿一個老婆男女主角(王飛趙夢雨)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偉大的神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戰神歸來,白撿一個老婆》 第1章 免費試讀

“劉哥!求求你,放過我們吧!”

“錢我們一定會還上的!劉哥,一個月!再給我們一個月的時間!”

頭昏腦漲的王飛迷迷糊糊睜開眼,看到自己的妻子趙夢雨跪在一個凶狠壯漢的身邊,雙眼含淚苦苦哀求,他瞬間清醒了許多。

明明他記得自己是在戰場上經曆一場艱難絕望的苦戰,可是為什麼自己會出現在這裡?

現在的他被人捆住了身子,靠在牆邊,後腦上還有乾涸凝結在頭髮上的血塊。

“嗚嗚!爸爸!媽媽!”

一個令人心碎的聲音忽然響起,王飛頓時心頭一顫。

房門被打開,一個揹著書包,長相乖巧的小女孩被丟了進來。

“劉哥!”

趙夢雨跪在地上,嬌美的臉蛋嚇得蒼白,雙手搭在劉哥大腿上搖晃。

“求求你,不要傷害我的孩子!她才5歲啊!”

女兒王雪瑩看到趙夢雨這個模樣,還有一旁狼狽不堪的王飛,更是哭得傷心。

“哼!”

劉哥一雙粗糙的大手直接按住了王雪瑩的肩膀,聲音狠辣道。

“放過你們?那誰來放過我?”

“你趙家的公司欠老子一百多萬,拖了那麼久,利息都得要兩百萬!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要是還不上,你們女兒我先幫你們養著,給你們減輕點壓力,哈哈哈!”

看到妻女受辱,王飛心中升騰起瘋狂的恨意,一口牙齒都要咬碎。

隻是他不清楚,自己上一秒還在戰場上,下一秒怎麼就淪落到了這步境地,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劉哥!她還是個孩子!求求你高抬貴手,跟孩子沒關係啊!”

麵對著趙夢雨的哀求,劉哥似乎也不耐煩了起來,反手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臉上。

“彆打媽媽!”

王雪瑩掙紮起來,被劉哥直接甩開,撞在牆上,哭泣的聲音都小了許多。

“雪瑩!”

趙夢雨嘶聲裂肺的尖叫,劉哥看著她微紅的臉頰,白皙的脖頸,性感鎖骨,心頭升起一股燥熱。

這錢也冇指望趙家能夠還上,所以他才抓來趙夢雨一家,反正已經有了想法,不如先爽快爽快?

“放開她!你想做什麼!”

王飛倒在地上,雙眼充血,渾身用力掙紮,尼龍繩深深的勒進了他的皮肉裡。

“喲嗬!”

看著王飛清醒過來,劉哥壞笑一聲,一把抓住趙夢雨的頭髮,將其按在了沙發上。

還耀武揚威道:“看到自己老婆被我動,是不是爽得都清醒過來了?”

“之前還聽人說你腦袋受傷了,變成了傻子,現在看來也不傻嘛!”

“看來我在外麵去也能當醫生,這樣一個傻子都被我**得清醒過來了,哈哈哈!”

劉哥鼻孔裡冒著粗氣,趙夢雨嬌柔無力的模樣激起了他的**。

趙夢雨眼角溢位兩行清淚,冇想到王飛戰場受傷癡傻了兩年,一清醒就看到這地獄般的場景。

妻子麵臨受辱,而王飛卻要絕望的看到這一幕,絕望縈繞在他的心頭,此刻的掙紮也冇有半分作用。

“**!”

“你不得好死!”

“殺了我,你殺了我啊!”

繩子磨破了王飛的皮膚,鮮血浸潤了他的白色襯衣。

此刻的王飛渾身染血,麵如惡鬼,一旁氣焰囂張的劉哥看了一眼,心裡也是一個咯噔。

以前收拾這種人的時候,哪一個不是從頭到尾都是苦苦哀嚎,就算是放幾句狠話,但是很快又軟了下來。

可偏偏王飛一副要和他拚命的模樣,說真的,如果不是必要,他也不想染上人命債。

“等會再收拾你!”

劉哥還是被眼前的趙夢雨給吸引了,一雙手開始伸向那柔弱的嬌軀。

“劉哥。”

忽然,趙夢雨的語氣鬆軟了下來,她的眼中死灰一片。

“你放過我孩子和男人,以後我都聽你的。”

聽到這句話,劉哥頓時骨頭都酥了,色上心頭的他那裡還顧得了那麼多。

眼前女人說什麼他都樂意。

含糊不清的答應幾句,他那宛如野豬一般的身軀就壓了過去。

看到已經絕望的趙夢雨,王飛的一顆心似乎都已經被撕碎了。

他知道,趙夢雨對自己很失望,卻在這個時候也要保全自己和女兒。

就在劉哥俯身下去的那一瞬,趙夢雨一把抓起了旁邊的一個空啤酒瓶子,狠狠朝著劉哥頭上砸了過去。

很明顯,她高估了自己,劉哥輕蔑的搖了搖頭,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臉上。

看著劉哥粗暴撕扯著趙夢雨的衣物,無力感和絕望充斥了王飛的心中。

他的雙眼彷彿沾染了血色,他想要殺人,用無數種方式去將劉哥折磨,他渴望得到力量,改變自己命運的力量。

王飛嘴角溢位的鮮血順著脖子流下,沾染了他脖頸上從小帶到大的長命鎖。

而此刻的長命鎖卻縈繞起一股微不可查的光芒。

“王道,霸道,你想要什麼?”

耳邊響起的聲音讓王飛以為隻是自己絕望之下的幻覺。

他冇有說話,隻是下意識的想著,他要拯救自己的家人,要懲罰這些惡棍畜生!

那一瞬間,長命鎖上的金色光輝轉化為黑紅之色,充斥著無儘的邪惡。

“以殺止殺!以惡製惡!”

那近乎瘋狂的聲音在王飛的腦海中炸響,他的雙眼血絲密佈,狀如瘋魔,身上竟然生出一股巨力,猛的掙脫了繩索。

“哈哈哈!”

劉哥看著趙夢雨潔白柔嫩的肌膚,冇想到這個女人生了孩子之後保養得依然那麼好,心中更是得意。

可旁邊忽然出現的人影卻是直接扼住了他的脖子,把他一把提起,按在了牆壁上。

“什麼!”

看著渾身邪氣,笑容殘忍的王飛,劉哥心中竟然感覺到了恐懼。

這傢夥還是人嗎!那麼粗的尼龍繩是怎麼掙脫的!

“去死!”

那喉嚨中擠出的聲音彷彿地獄而來的惡鬼勾魂,無常索命。

脖子上的窒息感讓劉哥真正感覺到了死亡的逼近。

“咯咯咯!”

看到劉哥臉色逐漸青紫,王飛心中竟然生出一種瘋狂的**!

他的腦海和眼前瘋狂閃爍一幕幕血腥慘烈的畫麵,耳朵幻聽著炮火紛飛。

王飛忽然想起,他是因為一顆從背後飛來的子彈因傷退伍,並且忘記了當初軍伍的記憶。

而現在,那種背叛的痛苦和絕望再次喚醒了他當初的夢魘。

他的手越來越用力,劉哥已經進的氣少,出的氣多了。

“王飛!”

“爸爸!”

成熟和稚嫩的聲音同時響起,王飛雙眼瞬間清澈。